当前位置:首页> 企业新闻> 摩拜胡玮炜卸任CEO 共享单车格局将被打破

摩拜胡玮炜卸任CEO 共享单车格局将被打破

来源:百家号2018-12-24 11时

共享单车在今年的冬天注定不好过,先是ofo退押金事件纠纷,今日更是传出了摩拜胡玮炜卸任CEO的消息,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共享单车的格局将被打破。

胡玮炜

12 月 23 日,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发表公司内部信,宣布辞去摩拜 CEO一职,接任者为摩拜总裁刘禹。近九个月前的三月末,摩拜股东大会上,摩拜被美团大收购的事实被敲定。

12月4日,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东峡大通”)和公司实际控制人戴威已被海淀法院执行“限制消费令”。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和实际控制人,戴威和公司一起被限制高消费行为。

行业中的两家头部企业——摩拜与ofo分别以不同的方式结束了共享单车之争中的高潮部分,作为后来者的哈罗正以包围者身份,为曾被认为最具创新性的共享单车行业发展增添新的变量。

创始团队逐渐退出,摩拜仍有现实压力

由于创始团队在运营节奏、收入支出等方面的精细把控,摩拜不论在与ofo进行烧钱竞赛,还是最终被确认收购,抑或是创始团队套现离开之时,均未出现为钱窘迫的情况。

3月,在确认被美团收购的股东大会上,摩拜CEO王晓峰最后发表一番感言——“稍微让我有点欣慰的是,团队和公司还没有把大家的钱亏光,还有点小的收益。”

4月4日,美团CEO王兴发布内部信,正式宣布全资收购摩拜,并表示摩拜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具体收购金额中,35%通过美团股权形式、65%通过现金形式,其中有3.2亿美元用来作为未来流动性补充。

同时,摩拜将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摩拜的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王晓峰将继续担任CEO, 胡玮炜将继续担任总裁,夏一平将继续担任CTO,王兴将担任董事长。

然而,之后的发展现实是,摩拜创始团队逐渐退出,美团高管悉数接棒。

摩拜

4月28日下午,摩拜通过内部邮件宣布结构调整:创始人胡玮炜担任摩拜CEO,刘禹为摩拜总裁,向CEO汇报;摩拜原CEO王晓峰因“个人原因”辞职,转而担任摩拜特别顾问。

2018年11月27日,作为摩拜单车投资人、董事会监事的李斌退出,由刘禹接手监事一职;同时,胡玮炜、李斌、王晓峰、夏一平均退出摩拜自然人股东身份,由王兴与穆荣钧接任。夏一平为摩拜联合创始人、原摩拜 CTO 。

目前,北京摩拜单车科技有限公司股权占比中,最大股东王兴持股比例高达95%,穆荣钧持股比例5%。

12月23日,胡玮炜在给公司的内部信中宣布,辞去摩拜 CEO一职,接任者为摩拜总裁刘禹。

公开资料显示,加入摩拜前,刘禹曾任阿里巴巴集团旗下阿里语言总经理;美团收购摩拜后,刘禹被任命为摩拜总裁,也曾担任摩拜特别顾问。

虽然摆脱了独立发展的艰难,但摩拜在成本支出方面的压力,也直接转移至美团。

11月22日,美团点评发布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该季度总营收达19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7.2%,毛利总额由去年同期的34亿元增至46亿元人民币。

同时,经调整负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及经调整亏损净额分别为12亿元及25亿元,美团方面表示,本年度金额较大新业务投资令整体盈利能力增长幅度下降,但经调整EBITDA及亏损净额季度环比减少。

12月18日,工商信息显示,美团创始人、CEO王兴,与美团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穆荣钧,同时将其持有的摩拜单车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出资额全数质押。

美团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称,股权质押是VIE架构的标准流程之一,该质押情况已在美团的上市招股书中披露。此次工商变更只是行政手续办理完成,对外公示的更新。

第三季度财报发出后,美团方面特别指出,由于摩拜业务与处于试点阶段网约车业务改善运营效率,该部分亏损净额较第二季度有所减少。

胡玮炜在此次内部信中也表示,过去八个月,摩拜大规模削减成本,也大大提升了收入和订单数;但是这还远远不够,摩拜还需要进行更加彻底的“基本功”修炼,这是非常艰巨的任务。

在去向上,胡玮炜表示,共享单车的未来不应该像如今外界评价的那么悲观,实际上才刚刚开始。她表示,20年后,即便有了无人驾驶,甚至没有了手机,自行车的共享出行仍然是被需要的,所以摩拜每个人至少要站在一个3到5年的周期上来看这件事情,并且更好地融入美团。

单车格局改写

原本最被寄予希望、同时竞争最惨烈的共享单车格局,如今已完全被改写。

除摩拜创始人胡玮炜离开之外,ofo创始人戴威被列为“老赖”。

12月4日,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和公司实际控制人戴威已被海淀法院执行“限制消费令”。根据该消费令,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和实际控制人,戴威和公司一起被限制高消费行为,具体包括不得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和高铁,不得在星级宾馆、高尔夫等场合进行高消费,不得购买不动产以及租赁高档写字楼办公,也不得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以及旅游、度假。

而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的ofo小黄车总部大厦系统之中,还有超过1000万的消费者在排队退押金。

而一直并未在一二线城市吸引炮火的哈罗单车、后更名为哈啰出行,在阿里系资源与资金扶持之下,逐渐改写共享单车市场格局。

哈罗单车

今年9月17日,哈罗单车宣布企业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全新的品牌标示系统;12月20日,哈罗出行举办全产业链大会,携手天津富士达、德国巴斯夫集团、联发科集团络达科技、中国移动等涵盖通信技术、贴片设计、组装加工、基础材料等领域全产业链供应生态伙伴,打造应生态体系的标准化、制度化升级。

哈啰出行CEO杨磊表示,截至12月中旬,哈啰已为1.61亿用户免除押金达320亿元,日均订单量超过2000万。

2017年至今,共享单车行业经历过山车般的滑坡历程,背后原因深刻复杂,涉及资本主推、创始团队管理问题、巨头利益撕扯问题等多方面。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是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用户增长最为迅猛的一年,增长率达到了632.1%。随后增长率将减缓至14.6%,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在2018年将达到2.35亿人。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2018年共享单车行业将进入成熟期,增长态势将趋于稳定。

温馨提示更多游戏行业数据,产业资讯,热辣八卦,请猛戳http://biz.265g.com/
责任编辑:路飞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更多

相关文章

游戏圈专题

阅读全部
265G推荐游戏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