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产业八卦> 一次失败的传销大营救

一次失败的传销大营救

来源:界面2017-09-10 09时

2017年8月8日下午,职业反传销人士刘李冰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是内蒙古呼和浩特的号码。

电话是23岁的温肃打来的,他刚从女朋友王娜所在传销窝点逃出来,惊魂未定。“刘老师,我女朋友被传销组织骗去了广西北海,你能帮忙救她出来吗?”

10天后,两人在北海北部湾广场附近的一家酒店会合,联手与传销组织展开了一场洗脑与反洗脑的博弈。他们成功了吗?

8月,广西北海深夜,燥热无风。纳凉的人来来往往,马路上呈现一片繁荣景象。

北海,这座目前中国最后一个沿海开发城市,距离南派传销的发源地——南宁仅有226.8公里,车程不过3个小时。多年来,这里一直是传销“重灾区”。

2017年8月17日深夜11点多,刘李冰从西安飞到南宁,又坐了将近4个小时的车才抵达北海。

他今年30岁,个子不高,带着一副眼镜,说话略带口音。这位反传销咨询网、山西反传销联盟负责人,常年奔走全国各地解救陷入传销的受害者,目前手底下有一个超过10人的反传销团队,在“反传销”圈里颇有名气。

但十年前,刘李冰的身份却是一个200多人传销组织的“经理”。

2007年,急于求职的刘李冰被朋友骗到江西南昌,又辗转来到广西南宁,涉入传销。“那时候我们做的项目叫连锁销售,我总共骗来了11个人,最后留下来成为下线的有8个。”刘李冰说。

幸运的是,两年后,他脱离了传销组织。“当时主要是因为身边的头目陆续被抓,我想逃避法律责任。”他说,自己也感受到“传销害人不浅”,便有了做反传销的想法。

2017年8月29日,广西北海市出动2100人集中打击传销活动,清查数百个传销窝点。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09年,刘李冰来到河北保定。他与在网络上认识的、也做过传销的4个朋友一起成立了工作室,开始反传销的工作。这一干,就是8年。

站在北部湾广场边上,刘李冰告诉界面新闻,这是他今年第一次来北海,以前每年都要来好几次,给人反洗脑。“这里的传销氛围很浓厚,几乎每天都有外地人被骗来这里,陷入传销发财梦里不可自拔。”

他在北部湾西路的一家酒店住了下来,等待温肃的到来。

其实在出发前,刘李冰已有担忧。

8月8日,温肃在电话里告诉刘李冰,他和女友今年1月份才通过微信认识,只是网恋了3个月。

反传销多年,刘李冰担心,温肃口中的这场恋爱很可能从一开始就是精心谋划的传销骗局。“感觉对方接近温肃是为了发展下线。”

刘李冰说,通过网恋拉人入伙是传销组织发展下线常用的手段之一。2007年,他还在南宁做传销时,就用同样的方法骗过人。

“我当时是通过QQ加了一个女孩子,先和她拉好关系,谈感情,然后告诉她有个工作机会,希望她过来一趟。”他说,后来那个女孩子确实到了南宁,也因为对他有感情而留下来。

“我担心救人这件事可能只是温肃的一厢情愿,到最后会无功而返,不仅白白损失钱财,还会打击到温肃的感情。”刘李冰说。

可温肃在电话里反复对刘李冰说,他与女友感情很好,也发生过实质性关系,“她才21岁,很年轻,我实在不忍心看到她误入歧途。刘老师,你救救她吧”。

一再的请求让刘李冰最终答应走一趟广西北海。他抱着侥幸心理分析:既然两人有实质性关系,那应该有一定感情基础,或许在劝说过程中可以打一下感情牌,让王娜从传销梦中醒过来。

事实上,温肃欺骗了刘李冰。

时间是8月19日凌晨12点21分,在刘李冰的房间里,温肃低着头坐在床沿边上,沉默不语。他理着寸头,肤色偏黑,体型偏瘦,带着一副黑框眼镜。

在刘李冰的再三追问下,温肃才嗫嚅着承认自己说谎,实际上他和王娜是彻头彻尾的网友。

温肃告诉界面新闻,他在呼和浩特工作,是一家着名互联网公司的后台运营人员。“我们虽然是微信认识的,都是内蒙古人,很聊得来,我就喜欢上了她。这次来是因为不忍心看着她误入歧途,一辈子就这么毁了。”

今年8月1日,在王娜的邀请下,温肃来到北海,并逗留了8天时间。一开始,王娜带他去各个景点到处玩,两人相处得非常融洽。直到第三天,跟着王娜来到她租住的房子“参观”时,温肃才察觉到不对劲。

“每间房间里都放着上下铺的床,住了超过15个人。客厅的墙面上贴着严格的时间作息表,上面十分清楚地标明了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情。”

温肃说,王娜也开始试探性地和他讲一些“五级三晋制”“北部湾大开发”的发展愿景。与王娜同住的“朋友们”也轮流给温肃介绍“资本运作”项目。“他们声称只要投资69800元,两年后就能回收1040万元。”温肃说。

北海新华书店,疑似传销人员在介绍“北部湾大开发”项目。摄影:黄丽君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传销组织。“我开始劝说王娜,告诉她这个东西是骗人的,可她一听就跟我急,让我不懂就别乱说。”

无奈之下,温肃借口自己要回去处理工作上的事情,趁机从传销窝点逃了出来,于8月8日下午坐大巴车离开了北海。

在回程路上,他通过搜索反传销、查看传销相关新闻报道,最终找到了刘李冰的手机号码,并请求帮助。

刘李冰看着温肃,哭笑不得。“要是一开始温肃就告诉我,两个人只是单纯的网友关系,我根本就不会来北海跑这么一趟。”他有些无奈。

在刘李冰看来,这个骗局太明显,“只有温肃还相信王娜是单纯的,也是被骗来的,一心一意想要救她出来。”

在酒店房间里,温肃反复不停地问:“刘老师,她还有救吗?能劝醒吧?明天要怎么做啊?”

刘李冰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对他说:“这样吧,你明天约你女朋友出来,尽量让她一个人,不要带着组织里的人。你先陪着她到处转转,拉好关系,不要提到任何有关传销的东西。然后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带她去你开好的酒店房间里,我再过去给她做工作。”

按照温肃的说法,刘李冰判断,今年5月份才来北海的王娜,接触传销的时间应该不长,还是个“新人”,尚有做反洗脑工作的空间。

“我计划先让温肃和她打感情牌,带她到一个相对安静和密闭的空间里,短暂隔绝她与传销组织的联系。然后我再以温肃亲人、传销项目的过来人身份出现,给她反洗脑,劝醒她。”

刘李冰告诉温肃,第二天见到王娜一定要记住两个原则,一是打感情牌,尽量拉好关系;二是不要提传销,暴露目的。在他看来,如果温肃完全按照计划去做,应该有80%的可能性可以劝醒王娜。

温肃坐立不安,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停地搓动。刘李冰手一挥,说:“记住刚刚说的两个原则就行,明天随机应变吧。”

8月19日上午11点多,在住的酒店楼下,温肃终于见到了王娜。

温肃告诉界面新闻,见面后,他和王娜去了她的房子,在那里吃了午饭,然后又去了北海的鸡冠岭景区,“我在房间里还偷偷给刘老师发了传销窝点的定位。”

一开始他还记得按照计划行事,慢慢和“女友”拉好关系,让她相信,自己这一次来北海,就是决定要和她一起做“项目”。

中午的太阳越升越高,天气越来越闷热,走在鸡冠岭的路上,温肃渐渐地开始沉不住气了。他试探着告诉对方,“这次一起来北海的,还有一位也做过项目的表哥”,邀请她晚上一起吃饭,聊聊天。

当天,温肃给刘李冰打了不下20个电话,每次的通话时间都不超过1分钟,有的甚至还没等刘李冰接起来、只响铃了几声就被挂断。

“他那天不停和我联系,一下说可以做工作了,让我过去,一下又说王娜不同意了,微信上也不停给我消息,催促我去劝说王娜。”刘李冰说,他完全没想到温肃会这么慌乱,一下子就暴露了自己的目的。

刘李冰分析,王娜想把温肃发展成下线,但她刚入行不久,传销组织肯定会派有经验、级别较高的人盯着,“既教她怎么把温肃拉到团队里来,又防止她被劝醒,离开传销。”

“传销与反传销其实是一个博弈的过程,我们这边在试图让受害者清醒,那边也在不停洗脑,就看谁能和受害者接触更长时间了,隔绝另一方的影响。”

刘李冰分析,温肃不停打电话和发微信的行为,很可能已经让对方的传销头目起了戒心。“不出意外,那边应该已经在给王娜应对措施,我出现只会坏事。”

当天下午6点多,温肃打电话给刘李冰,说自己和王娜就在酒店对面的西餐厅,让他出来做劝说工作。刘李冰反复强调,时机不合适。

“你到底来不来救人?”温肃在电话那头急了,大声吼道。事后,温肃告诉界面新闻,自己当时非常紧张而且害怕,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让刘老师来劝说王娜。

无奈之下,刘李冰到了餐厅。结果,他刚坐下不久,王娜的电话便响了:“你到了,那你快上来吧。”

“我当时一听就知道是王娜的上线来了,这个劝说工作肯定做不成了。”刘李冰告诉界面新闻,为了稳住温肃打的“感情牌”,他只能离开。

当晚送走王娜之后,在刘李冰的房间里,温肃十分懊恼地抓着头发,绕着房间走了好几圈。

“怎么办?我是不是搞砸了?明天还有机会吗?还能劝回来吗?”

刘李冰叹气:“你今天太着急,对方肯定知道你不是真的要加入传销,已经有戒备了。”

他让温肃继续和王娜保持联系,第二天再找机会做工作。他一点一点告诉温肃什么情况下该干什么,用什么样的话术。一直到凌晨3点左右,温肃才返回自己住的酒店。

但还没等到天亮,温肃就发现王娜已经将他的微信拉黑,并发来威胁的短信:“如果你再敢来找我,小心回不了家。”

第二天早上8点,温肃一脸颓然地敲开了刘李冰的房门:“我决定放弃了,今晚就回呼和浩特。”

他喃喃自语:“没救了,完了,她已经完全被洗脑,谁来也劝不动她了。”

王娜的威胁让他伤心又害怕。他开始相信,王娜当初是接近他,确有其目的。这次他孤身一人来北海,没有告诉父母,也没有告诉任何朋友。

2017年8月20日下午6点多,温肃坐上了离开北海的车。临走前,他按照原来的约定,给刘李冰报销了来回北海的机票钱,又付了1000块钱的辛苦费。“这次救人失败,都是自己太着急,不能怪别人。”他告诉界面新闻。

“像温肃这样想凭借网恋的感情就把人带回家的案例,还是我今年遇到的首例,”刘李冰对界面新闻说,温肃选择放弃也挺好,救人风险很大,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也赔进去。

他的担忧是,双方基于网友身份,无法在短期内建立信任感,劝说工作没有开展的空间。“没有现实基础,如果强行把人带走,也会有反被告绑架的法律风险。”

温肃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走。他试图救回误入歧途的女友,与传销组织对抗,但较量却戛然而止。

在温肃所住酒店不远的北部湾广场上,人声鼎沸。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拉着两位年轻女孩子,指着广场中央骑乘海鱼的珠女雕塑说:“这个意味我们的项目已经快浮出水面,只要投资69800元就可以跑着赚钱,再不做就没机会了……”

北海北部湾广场,常被传销人员用来讲述传销理论的鱼女雕塑。摄影:黄丽君

眼看男子身边围着的人越来越多,在广场角落里蹲守的保安拿起喇叭:“那边围着的人都散了啊,散了啊!”

人群忽地全散开了。

(文中温肃、王娜均为化名)

相关阅读:

>>李文星被困室友详述:不把自己的腿打断 我就是下一个

温馨提示更多游戏行业数据,产业资讯,热辣八卦,请猛戳http://biz.265g.com/
责任编辑:溪水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更多

相关文章

游戏圈专题

阅读全部
265G推荐游戏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