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产业八卦> 3DM之后破解平台再遇挑战 有BAT撑腰也不行了

3DM之后破解平台再遇挑战 有BAT撑腰也不行了

来源:游戏日报2017-11-14 17时

英国首相丘吉尔曾说,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也就是说在某种程度上,是利益造就了敌人。对于中国单机游戏业来说,破解网站就是那个十余年都不变的敌人。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破解版与盗版还有所不同,如果以电影为类比的话,破解版就是将电影院里的正版录下,经过处理之后再发布到网上。而盗版则是在大致内容不变的基础上,往里加一些杂七杂八的其他代码,譬如《变形金刚4》上映时网上就流传了很多夹杂着2、3两代内容的山寨版。因此也有人称,使用破解版的一般都是盗版,但那些盗版却不一定都是破解版。

在游戏领域中,破解版与盗版基本上都是对等的关系。11月13日,心动网络发文称,将会对两家单机手游破解平台提起诉讼,起因为10月20日《ICEY》手机版正式上架后不久,以葫芦侠为代表的多家平台就迅速上架了《ICEY》破解版。还提到有些盗版平台以及网盘提供方,甚至来自于BAT集团的下属公司。巧合的是,大概是在去年这个时候,游民星空也因为破解《ICEY》PC版而遭到了心动网络方面的警告,最终以公开道歉收场。

在接受游戏日报采访时,江苏锐逸律师事务所的马卓表示,从开庭到宣判的时间,差不多在2到3个月左右,(也有上海地区的律师表示,这个过程在上海差不多要5个月左右)。因此对于中小研发厂商和独立团队来说,无论是诉讼费还是时间成本,都是一个不小的压力。加之业界影响力不足,若没有发行商的帮助,发声能够取得的回响也是微乎其微。

“破解资源也是一种侵权,毕竟没有取得这个手机游戏版权人的同意。”马卓说道,所谓侵权,就是指没有经过权利人的同意而进行复制发行改编下载篡改或者是破解资源,这些都属于侵权。而类似的案件之所以无法在以前得到广泛关注,一是由于很少人认为这是一种侵权,包括游戏开发者本身,或者是他们认为破解渠道有助于自身产品的推广;二是认为成本与回报不成正比,总的来说,还是正版意识的不足。即便近日,也有不少人认为维权这种事情掺杂着炒作元素。

由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游戏都没带着什么版权意识,加之网络的相对闭塞,所以玩家在寻找游戏时更多在意的是渠道,而非正版盗版。而且不止是游戏,只要网络上能下载到的,基本没有正版盗版之分。正所谓,看片找电驴,游戏靠3DM,这两大平台几乎满足了青少年于寂寞难耐时期的一切需求,从时间维度来看,这应该是电驴与游戏最早的渊源。

了解心动网络创始人兼CEO黄一孟的人应该都知道,他其实也是 VeryCD,也就是我们说的电驴网站的创始人,只要是稍微有点驾龄的老司机,都曾在VeryCD上欣赏过不少大片。不过由于资源过多,其也因为一些版权方面的问题,遭遇过些许诉讼。

2009年,黄一孟创立心动网络,而公司于2011年开始运营的《神仙道》也被认为是心动网络里程碑式的产品。至于当时这款游戏有多火,也可以从其当年的相关新闻中得以窥见。

后来,作为被侵权的常客,仙侠的版权方大宇资讯,也与心动网络就《神仙道》与仙剑系列的相似问题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神吧和仙吧的人为此还喷的不可开交。直至2015年7月,由心动网络、厦门光环(飞鱼科技前身)、上海少思网络三方联合声明发公告表示,将会对游戏中与仙剑系列元素相仿之处加以整改,并对《神仙道》有可能对大宇资讯股份有限公司和软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造成的影响表示歉意。

这些经历也并未对心动网络产生过多影响,公司还于2015年正式登陆新三板,一年后的TapTap更是让其再次成为行业焦点。可见,虽然也经历过正版方的警告,但从电驴到心动网络,黄一孟的转型还是比较成功的。相较之下,3DM的宿菲菲(不死鸟),则显得不是那么尽如人意。(如果大家对这段故事有兴趣的话,我们也会在未来的某期GM1001,详细予以讲述)

若只看事实,不论对错的话,3DM的发展历史也颇为曲折。3DM前身3DH,由一批日语高手和游戏爱好者所组建,成立于2000年前后。04年遭遇全国网络扫黄打非,论坛被关,所有工作被迫停止,论坛创始人宿菲菲及其男友刘岩也因此上了公安专题节目《东方110》。05年推出新的主页及论坛,名称也正式更改为3DM。并于次年扩大规模,引进欧美元素。于2010年向网站门户转型,在此之前也得到了法律认可的发展权利。

破解汉化向来是3DM的核心竞争力,在经过投资、脱离、解散、重组等风波后,这项看家本领也从未丢失过。直到2016年2月份,宿菲菲在微博上宣布3DM将不再破解任何单机游戏。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不死鸟发出这条微博的前几天,3DM曾收到过日本光荣公司发来的律师函,后者也于2016年6月正式对3DM发起了起诉。最终的结果于今年11月初出炉,3DM被判侵权,向光荣公司支付130万赔偿,这也是海外游戏公司状告国内盗版内容发布网站胜诉的先河。

其实在败诉光荣之前,3DM也曾多次传出过破解某款游戏的消息,比如宿菲菲直播破解Denuvo,并称“网友质疑我们没有能力破解Denuvo加密,我要证明我们是掌握了这个技术的。”而之所以不去主动破解,则是因为此行为完全没有好处。当时这句话也被解读为鸟姐是在指3DM的用户质量低,只有流量,不肯付费的伸手党和键盘党。

还有一次是在2017年10月24日爆出的《愤怒军团:重装》指责3DM发布破解资源事件,不过由于3DM下架资源较为迅速,且原作者也并没有再做追究,因此这件事情并没有激起太多舆论层面的效果,3DM的回应也并未被过多的解读。

从3DM的试图转型、败诉光荣,再到心动网络的维权,在对抗破解游戏对于正版利益的损害上,国内游戏领域也从个体的发声逐渐演变成了全行业的声讨。光荣胜诉3DM在某种程度上就可以看做是行业正版维权历程的一个拐点。

“之前破解文化的盛行,主要是源于社会的发展,我们国家的很多案件都是因为社会的发展而产生一些新的案件。”或许正如马卓所说,虽然单个案件暂且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行业的发展局面,但从资源破解方角度出发,有了相关案例的参考,他们对版权问题所能发出挑战的底气,已经很难与往年相比了。

温馨提示更多游戏行业数据,产业资讯,热辣八卦,请猛戳http://biz.265g.com/
责任编辑:溪水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更多

相关文章

游戏圈专题

阅读全部
265G推荐游戏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