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深度阅读> 游戏机尘封15年即将解禁:未来需关注内容审核

游戏机尘封15年即将解禁:未来需关注内容审核

来源:法治周末2015-03-03 09时

尘封15年之久的游戏机市场,终于将要迎来开放的曙光。

1月29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推广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可复制改革试点经验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不胫而走,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内容,莫过于被业界解读为打破游戏机禁令的相关规定:“允许内外资企业从事游戏游艺设备生产和销售,经文化部门内容审核后面向国内市场销售”。

这一内容被列为服务业开放领域中可复制推广到全国的内容,时限为2015年6月30日前。

事实上,早在一年前,上海市政府颁布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文化市场开放项目实施细则》中,就已经在上海自贸区先行开展相应试点:允许外资企业从事游戏游艺设备的生产和销售,通过文化主管部门内容审查的游戏游艺设备可面向国内市场销售。

这一政策在全国的推广,是否意味着国内游戏行业的春天即将到来?而长存15年的游戏机禁令此番破除,会不会引发一些新的问题?

一纸禁令尘封行业15年

一切都得从2000年说起。

2000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文化部等7部门《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在炎炎夏日,将我国的游戏机产业打进寒冬。

该意见规定,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生产、销售即行停止;任何企业、个人不得再从事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的生产、销售活动。

“国家在当时出台这样的规定,主要是考虑到社会上对于电子游戏的巨大舆论压力。由于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事例时有发生,社会舆论普遍将矛头指向了电子游戏产业,认为这是一个毒害青少年成长的‘毒瘤’。”上海泛洋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春泉律师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该规定出台的社会背景,“从该意见的第一段话中,就能够窥得端倪”。

意见的第一段话是这样写的:“近年来,电子游戏经营场所过多过滥,一些地方监督管理不力,从而出现了大量违法、违规经营现象,严重危害了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扰乱了社会治安秩序,已成为社会一大公害,广大人民群众对此反应十分强烈,到了非彻底治理不可的地步。为了切实加强对电子游戏经营场所的监督管理,有效打击和遏制电子游戏经营场所出现的有害现象,并逐步彻底解决电子游戏经营场所问题,现提出如下意见……”

速途网游戏事业部总经理、游戏圈资深评论人王佩对此深表感慨:“实际上,由于青少年沉迷的问题,电子游戏被妖魔化了,一提到游戏,人们都觉得玩物丧志,加上社会舆论大量的负面报道,‘电子游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是一个贬义词。”

“电子海洛因”,当时很多人都这么称呼电子游戏。

水货横行问题更多

然而,这一纸禁令,并没有让国内的游戏机市场完全空白——即便在国家明文规定禁止生产销售的情况下,仍然有大量水货游戏机,通过走私等非正规渠道进入国内,在一般的电子产品市场上都可以买到。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认为,意见的出台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并且造成了更多的问题。

“由于正规渠道不开放,而国内市场上对于游戏机有着大量的需求,因而造成了游戏机市场上水货泛滥,客观上反而促进了相关灰色产业链的发展。”朱巍说,“而这些水货游戏机,一方面无法保障消费者的权益,另一方面,由于走的是非正规渠道、无人监管,这些水货游戏机中存在大量含有色情、暴力内容的游戏,一旦被未成年人购买,危害更大。”

谈到此次国务院出台通知解禁游戏机市场,王佩表示,近几年,随着80后成为市场消费的主流人群,大家对于游戏的看法也不再那么片面了,对于游戏市场的理解也更加深刻;国家出台通知,意味着相关部门对于游戏行业也在重新审视。

“从整个社会上来看,可以说,大家对于游戏持有更加包容的态度。比如电子竞技,已经正式成为一项受到国家认可的体育项目;而很多体感游戏,可以让人通过手持设备在游戏机上打球、跳舞,也能够锻炼身体,逐渐被很多家庭接受。”王佩说。

刘春泉认为,此次游戏机市场的解禁,与近些年科技发展的大趋势也有关系:“智能终端设备的不断普及,很大程度上成为了游戏机的替代品;多元化的电子产品,让一纸单纯限制游戏机的文件,能够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小。”

而且,刘春泉提到,游戏机本身并不天然违法,只是在使用不当的情况下才会有负面作用,仅凭“有负面作用”这一点就对其全面禁止,明显缺乏合理性,这样的规定迟早会废除。

解禁释放利好消息

在朱巍看来,从去年在上海自贸区试点开放游戏机禁令,到今年将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对整个社会以及游戏行业来说,都是利好消息。

从社会的角度上,朱巍表示,一方面,当游戏机的正规渠道开放后,消费者的权益就更能得到保障;另一方面,由于通知中要求需经文化部门内容审核后才可以面向国内市场销售,意味着游戏中色情、暴力内容将被处理,家长也可以更加放心地让孩子去玩。

“并且,目前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已经上升到了非常高的程度,在软件保护、反盗版等问题上,我国目前在技术上、制度上都已经做得比较成熟,对于迎接游戏机市场的开放,也已经做好了准备。”朱巍说。

而从产业发展的角度上,朱巍认为,游戏行业是一个非常广阔的市场,但由于相关禁令的长期存在,导致我国在这个领域已经落后国外太多:“国外在游戏机领域已经有非常出名的主打产品,比如索尼的PlayStation4、微软的Xbox,都发展得非常充分了,已经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利好传来,但是否时机已晚?

对此,朱巍认为,并不是说我国在这个领域里没有发展的可能:“毕竟通知的出台,为游戏机产业的发展提供了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虽然我国在相关产业起步太晚、落后很多,但考虑到电子产品的更新换代日新月异,如果能够利用新技术,找到合适的契机打入市场,迎头赶上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而王佩认为,游戏机禁令的解除,还会给整个市场带来更加充分的竞争:“原本我们只能从非正规渠道买到港版、美版的水货游戏机,没有更多的选择,而在正规渠道开放后,人们选择的余地就会更大,相应的市场竞争也会更加活跃,从而促进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

三大问题须重视

虽然通知的出台,让游戏机市场的解禁尽在眼前,但对于解禁后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也需要未雨绸缪。

15年前,为了防止游戏机影响青少年的健康成长,禁令出台;15年之后,游戏机市场的重新开放,是否又将带来同样的隐患?

刘春泉表示,这样的担忧不无道理。他提出,在这个问题上,需要游戏机厂商负起应有的社会责任。

“虽然我国在网络游戏上推行防沉迷系统,但对于游戏机的防沉迷而言,更需要游戏机厂商在产品设计时,就将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给考虑进去。”刘春泉说。

2007年7月16日,由原新闻出版总署、教育部等8各部门牵头的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在我国正式投入使用。该系统通过身份认证,监督未成年人在网络游戏中的游戏时间,在超过健康游戏时间后限制游戏收益,直至收益为零,从而迫使未成年人下线休息、学习。

刘春泉认为,游戏机生产厂商在产品的最初设计时,就应当根据具体情况,考虑针对不同年龄段的游戏时间限制,一个账号只能连续玩几个小时,之后必须中断休息;或者在一段时间内累计进行游戏多久后,就应当强制停机。

“虽然从商业的角度上看,这样的做法让游戏机厂商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但从长远来看,合理限制和管控是必要的,这对整个行业是有利的。不然当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等问题再度出现后,社会舆论压力还是会迫使国家出面干预,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刘春泉说。

而除了防沉迷外,游戏内容的审核也是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在这一点上,朱巍表示,依照法律所规定的职权,文化部门应当对游戏内容进行审核,通过后才能上市。从目前游戏市场上存在大量色情、暴力等内容的问题来看,这一点是必须坚持的。

“但是,在游戏内容的审核上,也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首先,需要加快对上市游戏的审核。现在的整套审核过程,都是需要事先报批、事后备案,就会导致一款游戏的上市时间拖很久;而在这样一个产品快速更迭的时代,非常不利于游戏产业的发展。”朱巍说道,“其次,除了文化部门,工信部、工商局等很多部门对于游戏都有审批权,这种九龙治水的局面也需要得到改善。”

在这个问题上,刘春泉也认为,国家对游戏中违法内容的审核是必要的,但他同时建议,在具体的游戏内容审核过程中,可以让更加专业的第三方机构参与,组织业界专家,以听证的方式开展工作、作出决定,再由政府部门对相关决定去执行,这样一方面能够让结果更加专业,另一方面也避免了在这个问题上产生公权力的寻租空间。

另外,朱巍还提到,游戏机市场开放后,尤其需要重视个人数据保护问题:“现在的游戏机已经无法做到完全单机运行,或多或少都会与网络挂钩,这样一来,玩家在游戏机中的游戏就无法独立保存,而存在着上传到公共网络的风险。特别是一些体感游戏,会通过影音记录玩家的个人信息、家庭信息,这些都是非常隐私的内容,需要注意避免这方面的信息泄露。”

更多火爆游戏试玩猛击>>>http://hao.265g.com/54/

温馨提示更多游戏行业数据,产业资讯,热辣八卦,请猛戳http://biz.265g.com/
责任编辑:己珺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更多

相关文章

游戏圈专题

阅读全部

开服排行

265G推荐游戏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