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深度阅读> 游戏直播平台的草莽时代:逐鹿群雄 加速洗牌

游戏直播平台的草莽时代:逐鹿群雄 加速洗牌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16-04-05 09时

近两年来,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游戏直播平台随着资本的介入愈发火热。

知名游戏直播平台Twitch被亚马逊收购,随后YouTube开通直播栏目,熊猫TV入局,腾讯在龙珠之后又投资斗鱼。随着更多巨头的介入,2016年的直播平台持续爆发,竞争和分化都更趋白热化。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今年以来,每个月新上线的直播APP就达十多家。然而,在“全民直播”的热潮之下,直播平台仍在上演烧钱大战,从PC端到手机端,各家都在转型和摸索当中。

熊猫TVCOO张菊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是很关键的一年,各个平台在各方面发力。例如和合作厂商、内容制作团队,做更多内容上的合作。此外,今年也是内容爆发的一个时期,加上主管部门、政府部门相关机构也把目光转到直播平台上来了,对整个直播行业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是行业走向正规、更加稳定发展的关键一年。”

加速洗牌

根据艾瑞的监测统计,2016年3月7日至3月13日,游戏直播平台日均覆盖人数排名中,斗鱼直播为231.3万,位列第一;龙珠直播以172.2万的日均覆盖人数排名第二,均处于直播平台的第一梯队。腾讯已经坐拥直播平台第一梯队。后三位分别是熊猫TV、虎牙直播和战旗TV。

目前的直播平台并未形成稳定的格局,基本上背后都有强大的资本方。就腾讯派而言,腾讯互娱部投资了龙珠后,投资部出手入股斗鱼。斗鱼TV对外宣布,完成新一轮1亿美元(约6.7亿元)融资,其中,腾讯出资4亿人民币领投,红杉资本进行了追加投资,跟投方还包括南山资本等。斗鱼TV CEO陈少杰表示: “2016年,斗鱼TV将更加坚定地走直播多元化、内容精品化的发展道路,在现有基础上把直播平台拓展为包含游戏、御宅、星秀、科技、户外、体育、音乐、影视等集众多热点为一体的综合直播平台。”

对腾讯而言,投资直播平台并不是想直接介入,而是通过投资形式,扩张自己的游戏宣传渠道,输送自己的资源。在全资收购了英雄联盟的开发公司Riot之后,腾讯游戏资源进一步加强。艾瑞咨询认为,腾讯在游戏直播领域采用第一梯队双保险的策略,证明了游戏直播是腾讯不容失手的重要细分行业,要确保其对游戏衍生内容分发渠道的高度控制。

而虎牙直播则有YY的助力,腾讯可以说在PC时代的游戏直播、游戏视频上被YY占尽先机。在秀场之后,YY将虎牙直播独立运作,YY董事长雷军也在微博上为其摇旗呐喊;战旗TV依靠的则是浙报集团,一方面,边锋旗下有棋牌、浩方等竞技资源;另一方面,其母公司浙报传媒(16.640, -0.46, -2.69%)旗下也有华奥星空、上海起凡等电竞资源,可以进行上下游资源的整合;熊猫TV背后拥有强大的资本方,董事长王思聪在资源整合上占据优势,张菊元告诉记者,筹备了2个多月后,熊猫TV便上线了,“出发点是做一个大娱乐的直播平台,从游戏出发,内容会涉及更广泛的角度,做全娱乐性质的直播平台。游戏的用户粘度特别高,一般直播平台的玩法就是游戏这一部分做基石,基准用户,上层再加一些内容做爬升。”

从各平台的目标来看,都从最初的专注游戏,转型全品类的大平台,使内容多样化,向泛娱乐化靠拢。目前来看,这些游戏直播平台逐渐成为大型互联网公司和投资方的游戏视频直播分支,在可预见的商业模式之下,他们鲜有独立发展的可能。

盈利与监管

根据《2014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4年中国端游用户数量约为1.58亿人,游戏视频覆盖的端游用户数为1.05亿人,其中游戏直播为4935万人。艾瑞咨询称,国内整体电竞用户规模在2016年有望超过1亿,未来三年的增长率将保持在20%以上。

尽管巨头们纷纷看重游戏直播,处在风口浪尖的游戏直播绕不过盈利模式,对比烧钱的O2O行业,直播平台境况相似。目前,游戏直播平台的主要商业模式有广告、游戏联运、增值服务、内容订阅、电商、赛事竞猜等。何时能够流量变现,仍未可知。

张菊元告诉记者,“目前所有的直播平台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谁也不能打包票一定能赚钱或者纯烧钱,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在营收的拓展上,以熊猫TV为例,张菊元介绍道,“比如说一个人气很高的主播,某种意义是网红和明星。随着平台上明星效应的提升,商业价值有很大的开发潜力,所以从传统的虚拟物品、广告、游戏分发等,衍生到一些娱乐、网络制作、影视曝光等形成更完整的产业链,都在做一些尝试。”

另一方面,导致游戏直播平台迟迟不能盈利的原因在于成本费用过于高昂。YY的CFO何震宇曾公开表示,打算投资7亿人民币给虎牙直播,其中,带宽投入的预算是2.6亿人民币,赞助费大约会是2亿人民币,市场推广方面预计投入1亿人民币。此外,游戏主播的签约费是巨大的投资,知名主播一年的身价均在千万级别。

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现在主播的签约费、选手的转会费在平台的争夺下不断推高,存在泡沫。但是在知名主播稀缺的情况下,暂时看不到回落的迹象,主播平台格局稳定之后才有可能。

游戏视频行业的创业者之一手游视界CEO张捷表示,“游戏直播是新兴的行业,在没有探索到好的盈利模式之前,大家都在拼消耗,谁占了先机谁才更有可能赢,能够更好的将粉丝经济发挥到极致。所以,以”挖人”为核心的大战将会继续。”

事实上,游戏直播平台和普通视频行业相比,最大的不同在于,普通视频平台差异化在于内容,而直播平台的差异化体现在主播上。尤其是在主流游戏类似的情况下,平台迫切地需要依赖主播。而当下知名的主播并非平台自己培养,他们更像是平台的代言人。为了打响平台的名气,于是,大家开始恐慌性地收购主播,相比内容的可控,主播的流动性不可控,跨越平台带走粉丝。相比普通明星,“民选”网红的独立性更强,对平台的依赖性很低。在这样的情况下,直播平台更多的功能是基础设施,且该属性愈发浓郁。

在张菊元看来,主播和平台的关系现在还是摸索规则的阶段。“现在主播频繁跳槽的乱象,有点像球员俱乐部转会跳槽一样,是常态,不可能改变的。各个平台应该考虑的是自身对主播的培养,是否给主播创造了较好的上升职业通道以及相关配套的规则。”

和游戏直播相近的秀场直播却有着非常清晰的盈利模式,在各大直播平台中,秀场亦占据了一定份额。张菊元表示,“游戏直播达不到秀场的营收比例,主要是用户群有区别。游戏直播的用户群更倾向于游戏玩家和草根用户,人人都可以看、可以参与。秀场天然属性,女性用户参与的很少,从用户基础来看秀场没有游戏直播的大,但是男性用户中比较有资金能力的会有个人爱好偏重,消费能力和产品形态决定了它有很好的营收能力。游戏玩家不可能每局打得好都挣钱,除非可能是个漂亮的女生。游戏直播更倾向于培养用户,扩大用户池子。”

在盈利之外,违规内容也是一大难点。在逐鹿群雄、内容爆发的当下,曝光的“花边”新闻也不断增多。尽管各平台投入了许多人力和物力来防止乱象,但是受到的监管压力仍较大。张菊元表示,为了行业的自律,平台可以建立起相关的规则一起净化直播环境,包括有违规内容的可以拉行业黑名单。

温馨提示更多游戏行业数据,产业资讯,热辣八卦,请猛戳http://biz.265g.com/
责任编辑:路飞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更多

相关文章

游戏圈专题

阅读全部
265G推荐游戏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