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深度阅读> 乐视的山头:“战略系”退位“业务系”走上前台

乐视的山头:“战略系”退位“业务系”走上前台

来源:经济观察报2017-06-12 15时

贾跃亭辞去了上市平台乐视网(300104)CEO,仍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在6月7日,曝出他即将担任乐视全球汽车生态董事长,也可能补缺FF(Faraday Future)的董事长一职。

这与近期过于频繁的高层人事更迭一起,为贾跃亭一手缔造的乐视帝国架构大调整作着注解。

在去年底乐视系运营矛盾爆发,今年初孙宏斌携融创中国入股后,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公司原有的架构变化巨大。

“视频起家的乐视涉足地产、电视、手机、汽车、体育、影业、金融等多个不搭边的领域,构建了乐视独有的生态组织架构,这注定贾跃亭要擅长比一般创业家更老到的多维平衡术,偏偏贾却是个不懂管理的理想主义者,”一位乐视前高管对经济观察报说。

在孙宏斌进入之前,一手缔造乐视生态的贾跃亭,在乐视拥有着绝对的控制权,他推行“战略决定组织,组织决定成败”的管理理念。

贾跃亭构建的内容生态、手机生态、体育生态、互联网及云生态、大屏生态、汽车生态,及互联网金融生态七大子生态,又分属于上市公司体系、非上市公司体系和汽车体系。

贾跃亭以乐视控股为主,以上市公司平台乐视网、百乐文化为辅,通过设立多个子公司孙公司,这里边多存在交叉持股或关联交易,用大手笔资本运作和全新生态模式,将追随他而来的上百位新老明星高管分成大致三类为其所用,一类战略层面和核心部门的高管,一类各个子板块执行层面的高管,一类为生态化反、协同设的生态平台类的高管。

在5月21日之前,贾跃亭是乐视控股创始人、董事长、CEO,还是乐视网CEO、董事长,而且截至目前,他一直是上市公司主体乐视网第一大股东,非上市公司体系塔尖乐视控股和汽车体系塔尖百乐文化绝对控股的实际控制人。

去年底资金链和管理矛盾集中爆发时,贾跃亭写就的《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公开信称,生态战略进入第二阶段:告别烧钱扩张,聚焦现有生态,进行组织变革,对不合格的高管要坚决清除出队伍。

“那是组织变革的开端,后来携168亿元到来的乐视网二股东孙宏斌,极大推动了组织变革及架构调整,结果便是明星高管们纷纷出走或调岗,贾跃亭实际上失去了乐视的控制权,”上述乐视前高管如是说。

对于乐视近期的变革,乐视官方讳莫如深。

业务系高管“掌权”

“'战略决定组织,组织决定成败'是贾跃亭工作中的口头禅,”与贾跃亭经常接触的乐视前高管笑称,“这并非单纯的企业文化,而是决定着公司的组织架构。意味着战略规划部统筹全局,而人力资源部是组织架构的重要部门。”

上述的三类高管中,战略层面和核心部门的高管,虽不直接管理业务,但却位于除贾跃亭之外的权力顶层,多为乐视控股高管,比如公认的贾跃亭非常信任的高管阿木(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职务是乐视控股战略规划与管理部副总裁暨总裁办主任。平时召开总裁会,一般由阿木组织和主持。

原罗兰贝格企业管理执行总监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阿木),2015年1月加盟乐视,全面负责乐视集团全球战略规划及战略运营管理等工作,直接向乐视CEO贾跃亭汇报。

除此之外,乐视控股人力资源部和财务部高管均拥有极大的权力。之前,一般包括乐视网在内的人事任命都是由贾跃亭通过乐视控股人力资源部发布。比如去年6月份,涉及包括乐视网旗下高管张昭、高飞等乐视系共11名明星高管职位调整,在贾跃亭带领高管集体开了三天战略会后,由乐视控股人力资源副总裁、乐视网副总经理蒋晓琳宣布。

“每个子生态重要高管是贾跃亭亲自拍板,但乐视控股人力资源部可以决定各板块中层团队人员的去留,”乐视前高管回忆。

经济观察报记者曾于去年底实地走访乐视大厦,发现北京朝阳区姚家园路105号的乐视大厦共17层,最顶层17层是人力资源部所在办公区,16层则是战略规划部和财务部。15层向下分布着乐视影视、终端技术研发、乐视商城、乐视致新、乐视移动等各个子生态的主体部门。

乐视引入融创中国几个月后的今天,贾跃亭通过乐视控股实现的对整个乐视系的控制力被弱化,尤其是近期乐视网的高管任免,是乐视网直接公告出来的,似乎并未走乐视控股人力资源部宣布任免的程序。

贾跃亭不再任乐视网CEO之际,跟随他多年、颇受信任的乐视网财务总监杨丽杰也一同离职。

除此之外,乐视网CEO一职并未由阿木等任何乐视控股的高管来坐,而是乐视上市体系里被孙宏斌寄予厚望的乐视致新总裁梁军,之前他也是乐视网副总经理,同时之前非上市公司的CFO张巍调任乐视网财务总监。

梁军是贾跃亭“战略决定组织,组织决定成败”管理理念下的业务执行层面的高管,他的上位,反过来折射了该理念和理念下的组织架构的失落。

3月30日晚间,同样是乐视网发布公告,而非乐视控股人力资源宣布,董事韩方明正式辞去乐视网副董事长,退出董事会,来自融创中国旗下高管刘淑青被提名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

巧合的是,这些动作在一一印证孙宏斌此前透露的乐视运营逻辑。今年3月28日的融创中国2016年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点名手机、体育、易到这些非上市公司体系的板块“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彼时他说,“汽车这块我相信老贾会花大量的精力在汽车上,上市公司这块儿还有我呢。”

彼时孙宏斌还强调,一定要让乐视上市体系有一个完整的封闭性,资金是封闭的。“我们在合作里,要求乐视一定要有一个CEO,原来没有。现在要有人来管,是梁军在管。这是我们合同里说到的做到了。”他表示,要对乐视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进行一个彻底的隔离。

乐视正在走向分裂,家电专家刘步尘如是认为。

业务的隔离

在去年6月份,乐视(乐视系所有公司)开战略会,单业务线VP、重点岗位核心总监及以上级别就近400人,极具繁荣鼎盛气象,而如今刚一年左右,那些追随贾跃亭的明星高管们却或主动或被动地离去,各子生态大规模裁员的消息频出,这显然与乐视组织架构和业务大调整有着密切关系。“孙宏斌是一个生意人,他不会无条件帮助贾跃亭,可能会在不影响其投资标的发展的情况下,尽力去帮贾跃亭,”一位了解孙宏斌的企业老总告诉经济观察报。

上市公司体系乐视视频(即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超级电视)、乐视云、花儿影视以及即将注入的乐视影业,其中,孙宏斌的融创中国子公司拥有乐视网8.56%的股权、乐视致新33.5%股权、乐视影业15%股权。

整个乐视上市公司体系里,除了上市公司CEO、财务总监、非独立董事等核心职位遭遇人事更迭外,高层和员工团队均比较稳定,但也遇到资金和经营压力。

乐视网2016财报显示,大屏生态主体公司乐视致新亏损6.35亿元,与上年的7.3亿元有所收窄,亏损之下,为此,仁宝信息技术和信利电子均从债主变股东。梁军表示,今年乐视致新要实现扭亏为盈,此前四年乐视致新一直亏损。今年设定了销售700万台超级电视的目标,梁军甚至放话“激进的乐视又回来了”。

上市公司体系里,另一个亏损的板块是乐视云,去年其亏损了约1762万元,相较于2015年亏损1亿元左右亏损有了大幅收缩。今年5月8日,李嘉诚旗下的香港和记环球电讯有限公司曾披露乐视云计算已拖欠其网络服务费多时。被欠债缠身,乐视云计算CEO兼乐视战略项目副总裁吴亚洲目前并未被传离职。

今年3月10日,乐视网一则公告,将去年全年亏损约7.4亿元的乐视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即乐视商城)控制权转让,这意味着乐视网未来的业绩里将不会再计入乐视商城那部分。

乐视网去年财报显示,乐视网以网络视频服务为基础,通过产业链的垂直整合打造了独特的“乐视生态”商业模式。

在贾跃亭去年11月发表公开信不久,乐视HR发出全员邮件,任命高峻为乐视控股亚太区总裁,兼LeEco香港CEO,全面负责LeEco亚太区以及香港整体经营管理和各项业绩的达成。紧接着,去年12月5日,乐视视频总裁高飞发布全员信称,乐视视频将会员和销售的管理体系收回,打通乐视视频付费影视会员业务和广告业务,高飞将作为乐视视频端到端经营损益第一责任人。这被称作乐视视频的第三次组织变革。

在贾跃亭近日向所有乐视员工发出的全员信中,梁军出任乐视网CEO的使命也显而易见,“作为乐视网大股东和董事长,我希望梁军出任公司总经理后,能更好的打通超级电视与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和应用的上市体系全生态,将高飞、吴亚洲等领导的其他上市业务,以及袁斌、张昭领导的相关业务线,捏合成一个更具活力和竞争力的整体。张巍能够推动乐视网的财务管理和资金结构更加完善、高效。”

乐视上市体系生态主要包括内容、互联网及云、大屏三大子生态,手机、体育、互联网金融及汽车四大子生态并不在其列。

乐视前高管对经济观察报说,提出“上市体系全生态”这个词就意味着,贾跃亭和乐视原来引以为荣的乐视生态打法基本破产,上市公司体系与非上市公司体系、汽车体系之间的分裂将越来越明显。这也与孙宏斌此前“将上市公司体系和非上市公司体系彻底的隔离”的言论相吻合。

非上市体系沦陷

乐视上市体系形势向好的同时,乐视非上市体系、汽车体系以及海外陷入了高管集体离职、裁员、欠债、管理丑闻等漩涡中。

体育、手机、海外是非上市体系里欠债、裁员及高管离职的重灾区,汽车体系里的易到也深陷资金链告急等危机中。这得到多名乐视内部员工确认。

从拖欠版权费风波到痛失中超、亚冠版权,再到失去五棵松体育馆冠名权,曾靠着在内容上重金十多亿,买下超过300项赛事版权,27亿元获得的中超2年新媒体版权等大手笔,让乐视体育B轮实现80亿元巨额融资,估值达215亿元。

风光不再,去年底乐视体育组织变革,成立新媒体及线上事业群、线下商业事业群和体育消费业务事业群。采购版权的主要操盘者于航权力被削弱,今年3月左右离职,目前乐视体育COO一职由乐视控股亚太区总裁兼LeEco香港CEO高峻兼任。不仅如此,公司高管张志勇、总编辑敖铭、强炜等相继离开,乐视体育香港CEO和两个副总裁也离开了。

在孙宏斌的聚焦盈利业务、砍掉边缘不赚钱业务的思路下,乐视体育从版权模式转型为产业下沉、开发体育小镇为主。

乐视体育在5月26日宣布了B+轮融资落地,投后估值达到240亿元。但乐视体育也在步乐视上市公司体系的后尘,当天股东代表8人、公司管理层代表CEO雷振剑1人,共9人组成的乐视体育战略发展委员会正式成立,旨在确保公司“独立运营”。

此前,乐视体育裁员50%的消息传来,遭CEO雷振剑辟谣,但一位乐视内部人士表示,乐视体育、手机、海外是这次大裁员的重灾区。

手机是乐视各种矛盾爆发的导火索之一,贾跃亭也曾有过类似表达,手机生态的企业主体有乐视移动和去年收购的酷派集团,乐视移动去年开始至今,不断有上游供应商追债的消息传出,有消息人士对经济观察报称,乐视手机曾欠债供应商数十亿元。

6月初,乐视移动被数十家供应商堵门讨债,又有消息称,乐视移动裁员50%左右,手机业务全面停滞,对此乐视移动相关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乐视移动一切正常运转,正在筹备618天猫、京东上的促销活动。

两个月前的4月10日,乐视控股正式任命阿木出任乐视移动CEO,全面负责乐视移动整体的日常经营及团队管理,向LeEco全球CEO贾跃亭汇报,阿木此前战略副总裁职位不变。而乐视移动原总裁冯幸继续担任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并新任乐视运营商公司董事长兼CEO,不再担任乐视移动总裁,他的工作重心转移到政府事务和运营商事务工作。紧接着,5月19日,智能终端供应链SVP王大勇离职消息曝出。

另一边,乐视入主酷派集团后,原高管层被血洗后,前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任酷派集团CEO,但酷派披露去年亏损高达42.29亿港元,目前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机境地”,刘江峰称,为活下去用尽了洪荒之力。

接下来,乐视手机前途迷茫,或许孙宏斌说的“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是其唯一出路。

生态故事的大反转

近期乐视海外裁员300多人,占海外总人数3/4,“海外没什么大业务了,我们近日也被公司口头通知,将裁员大部分员工,裁员赔偿是N+1,”位于电通办公区的乐视控股海外商城部门一位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

在贾跃亭的“生态化反”、生态协同的策略下,乐视控股海外商城部门曾经与乐视会员、支付、售后等部门接触频繁的部门,办公区充斥着嘈杂,而近期却显得格外安静,每天工作量太少了,“跟那些部门的接触,一下子变成了几乎为零”,猝然的清闲下来,该人士感觉有点不太适应。

一位乐视员工告诉经济观察报,据我了解,公司有些不盈利的孵化项目被直接砍掉,比如公司整个VR团队近期已解散。一部分分散在其他生态里,一部分则被裁掉走人。

乐视汽车生态里,3月21日,乐视汽车全球副董事长丁磊离职,在乐视之前,丁磊是上汽集团副总裁,与其之前同属上汽系的张海亮接替成为乐视汽车全球CEO。贾跃亭自己出资投资3亿美元以上的美国的法拉第未来也在今年初有两名高管离职。

易到4月18日,因司机提现难而遭司机围堵办公区,易到创始人周航披露贾跃亭从易到挪走13亿元的内幕,但这遭到乐视反击,乐视称,2016年11月,乐视控股以乐视大厦为抵押物,以易到为主体,获得了南京银行的一笔14亿元委托贷款,其中1亿元用于易到,另外13亿元用于乐视汽车生态。两天后4月20日晚,包括周航在内的易到创始人团队集体离职,大股东乐视完全接管易到管理层。

4月份,受严格的外汇管制影响,乐视20亿美元收购美国电视厂商的计划流产。4月下旬,主导Vizio收购案的郑孝明和操盘易到14亿贷款案的吴辉先后被证实离职,离职前郑是负责乐视全球投融资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吴是乐视控股CFO。

无独有偶,5月初,王永利不再担任乐视金融CEO,保留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的职位。

齐绍军对经济观察报分析,而与乐视网切割后,乐视控股高管的权限范围主要在手机、体育、易到、海外、汽车等领域,加上这些都是“烂摊子”,乐视控股的高管,自然是责任远大于权力。如果这些最终变为不良资产,未来被“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则意味着有被乐视系“架空”的风险。

资深产业经济专家梁振鹏告诉经济观察报,以持股比例来说,目前贾跃亭对乐视的控制权并未完全失去,未来的话,需要看乐视发展走势而定。

乐视前高管分析,贾跃亭未来恐怕会继续出售一些手中的股权,而乐视原有的生态打法如今基本破产。

贾跃亭讲的乐视故事里,乐视“开放的闭环”生态模式有4层架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以及三核驱动(大屏生态、手机生态、汽车生态),乐视通过硬件收入、内容收入、广告收入、应用分成收入四重盈利模式,让乐视摆脱行业旧有的对硬件利润的依赖。

在孙宏斌的运营逻辑下,砍掉不良资产,专注主业即乐视上市公司体系,虽然有利于上市公司的未来健康发展,但也意味着贾跃亭生态故事的大反转。上市与非上市的隔离,势必与“开放的闭环”难以相容。

梁振鹏说,乐视多个子生态目前仍然极度缺血,未来仍是未知数。

“FF91,我的答案”,6月7日,贾跃亭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如果今天我是江苏考生……》的文章,似乎他将梦想全部转移到了“造车”上。

温馨提示更多游戏行业数据,产业资讯,热辣八卦,请猛戳http://biz.265g.com/
责任编辑:溪水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更多

相关文章

游戏圈专题

阅读全部
265G推荐游戏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