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深度阅读> 年薪百万的外挂商选择弃暗投明?

年薪百万的外挂商选择弃暗投明?

来源:Donews2017-06-19 15时

老K有许多朋友,但那些人通常不愿意承认和他有交情。因为他是个网游非法插件的售卖者,俗称:卖外挂的。

3年时间,他从底层代理混成老板的左右手,虽然收入不错,但从不敢向人炫耀。经过那些和厂商、玩家周旋的日子,他厌倦了这个产业,也厌倦了亲手毁掉自己所爱的游戏的那个老K。

如果说外挂产业是一场玩家、外挂商和游戏厂商的战争,那27岁的老K已经是个老兵油子了。

这个兵油子从毕业开始,就一头扎进网游产业的灰色地带

2012年,22岁的老K从天津某大专院校毕业,除了“打游戏”几乎没有一技之长的他在年底加入了一个代练工作室,每天工作15个小时,月薪3500块,包吃住。

(图片来源互联网)

那个工作室在天津市河北区的一栋居民楼里,80平米,住8个人。算上工资和吃喝等零碎开销,工作室的月成本在3万元以内,虽然盈利状况不详,但老K知道大老板张哥在2013年7月买了辆19万的帕萨特。

因为对游戏的痴迷,那时的老K疯狂地爱上了这份工作,对他来说,“打游戏还赚钱,简直跟做梦一样”。但爱归爱,由于傍晚5点钟到第二天的早8点,是代练的“黄金时间”,长期昼夜颠倒的生活让老K的身体有些吃不消,2013年7月,通过老板的介绍,老K结束了他的代练生涯,变成一个底层的外挂商。

从此,老K赖以为生的东西从时间和技术,变成了形形色色的非法插件。

相比代练,外挂商要知道的东西更多

初入外挂圈的老K对行业“前辈”言听计从,为了生计,他需要硬着头皮去学习这个曾经被他鄙视的灰色产业。

“那时候能当代练的人真不多,虽然知道不合法也不道德,但我心里还是挺骄傲。毕竟靠技术吃饭的,你说是不?”老K告诉笔者,虽然代练和外挂都是游戏产业的灰色地带,但同样存在鄙视链。那些靠技术做带练的人,看不起卖外挂的。用他的话讲,代练的是“不好意思,我比你厉害”但外挂就是“甭管你多厉害,老子能改数据”,相比人的努力,插件是不讲道理而且“无耻”的。

按照老K的说法,学习,是他进入外挂圈做的第一件事。想当卖家,你就要比买家更了解你的货。这就要学习外挂的定义和分类,以此制定不同的销售方式和价格。而作为一个直接挑战厂商权威的灰色产业,外挂商还需要了解这条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并学会和游戏厂商周旋。

不同的挂,和不同的产业链环节

2013年7月底,老K第一次和代练室老板推荐的“师傅”李哥吃了顿饭,开始跟着李哥打下手,熟悉“业务”。而所谓的业务知识,主要包括两个方面,外挂产品和团队的组织。

老K表示,关于外挂的定义,行内有个简单实用的说法:修改游戏数据的插件。更详细地来讲,是通过修改游戏、网络数据,为玩家提供超出游戏平衡之外的特权的第三方插件。要给外挂分个类别的话,可以根据制作人、制作目的和外挂的功能两个方向来看。

从制作层面上讲,外挂可以分为“业余挂”和“专业挂”。老K称,外挂的制作人分为技术宅玩家和专业的外挂制作人两种,前者为自娱自乐而制作外挂,其功能以改变外观、提供便捷操作为主,插件的传播范围很小;后者为获利而制作外挂,功能包括提高属性、自动操作、控制网络、透视等,插件从成型起就是商品,有专门的团队来传播销售,传播范围极广。

从功能层面上讲,外挂又分为“低级挂”和“高级挂”。界定功能的级别主要看插件的稳定性、反侦察性和渗透能力。一款能攻破多层安全保护,提供稳定、实用的数据修改功能,并不易被游戏厂商和玩家发觉的外挂,就是高级的,反之就是低级的。

由于不同等级的外挂产品会对应着分给不同等级的代理商进行销售,想买最好的货,就要努力往上爬。

据老K当时的观察和学习,当时的外挂产业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开发、代理、分销、善后的链条,开发人员分为兼职程序员和团队专职程序员两种,每个月都需要按照代理方的需求制作相应的外挂插件。

代理共分4层,老板、一级代理、二级代理和底层代理。老板负责程序员的招聘和整个团队的指挥。一级代理每人手下会有一个论坛或15个左右的QQ群,主要的工作是对接程序员取货,管理论坛,分配任务和算账。二级代理负责售卖高级外挂,即热门游戏中最安全、功能最强大的外挂。底层代理只能售卖最低级的辅助插件,同时需要负责为上级的论坛和群组、网站打广告。

此外,一些有实力的老板还会在游戏厂商中安插“内线”,以此获取游戏改动情报、外挂判定细节,“如果关系够近,甚至可以帮用户解封。”

干了3年,不知道老板是谁

2013年8月,完成“岗前培训”的老K以500元押金作为代价,成为了一名底层代理商。押金到账后,上级将他拉入一个工作群,并共享了70多个下载链接。这些链接可供用户下载相应的外挂,至于缴费,则要通过团队里专门的财务人员。

如果有人想买一个50元的包月挂,就要通过老K的介绍,向财务人员付款,50元,到了月底,财务会付给老K个人月销售额的10%作为报酬。由于代练和“高玩”的身份为老K在游戏圈里积累了一些人脉,这个新人的首月销售额达到了18000元,但到手的,只有1800块。这样的落差激发了老K“向上爬”的决心。

经过三年的时间,老K在2016年10月被捧上了“片区负责人”的位置,即一级代理。在升职之后的第三天,埋头苦干了3年的他第一次见到了他的老板。一同参加聚餐的人共有7个,其中有4个人和老K一样,是一级代理,另外两个人一个是老板,一个是负责外挂开发的主管。

那天晚上,他们喝酒喝了3个小时,聊了各级代理的销售情况,某某游戏新挂的开发状况和饭店旁边洗浴中心里的姑娘们。在那顿饭里,大家笑脸相迎,各怀鬼胎但又保持着默契:只谈工作和风月,不问老板和开发者的来历。

第二天,酒醒后的老K觉得,老板是谁并不重要,只要够聪明,谁都可以做老板。

当一级代理,打不流血的仗

2016年底的老K月收入达到9万元左右,成了同学圈里收入最高的人。那个月他交了一个文静的女朋友,租了更大的新房子。

成为一级代理之后,老K手下有两个论坛,9个二级代理和30多个QQ群。他的工作从跑业务、发广告变成了协调资源、组织团队,与他打交道的人从玩家变成了下级外挂商和游戏厂商。用他的话说,“那时候打仗不流血了,但是感觉更危险,更抬不起头。”

从2016年中开始,竞技游戏受到追捧,手游和MOBA玩家急速增加,愿意用外挂和做外挂的人多了。于是老K迎来了他事业上的春天,为了赚更多的钱,他开始通过招聘网站购买信息,私下联系游戏程序员,组建自己的队伍。同时将一部分QQ群迁至微信、贴吧和电商网站。

形成一个以老板和自己为外挂货源,下设两层分销代理,覆盖QQ、微信、电商网站、贴吧、论坛5个平台的外挂销售组织,同时增加手游外挂和代练服务。其中手游外挂是为了适应市场,而代练服务,是为了与游戏厂商的反外挂措施周旋,以备不时之需。

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老K的“不时之需”还就真的来了。

厂商出手,业务受到重创

2017年初开始,多家大厂开始大规模地整治外挂,新一轮的混战开始了。

老K清楚地记得在春节前的一个晚上,大批底层代理群被封禁,十几个主要的外挂产品失效,数百个客户的账号被封。在之后的3个月里,老K的生意被三家厂商彻底“搅黄了”。这三家厂商分别拥有着市面上最火的三款竞技游戏,《英雄联盟》《守望先锋》和《CS:GO》。

其中《英雄联盟》改进了裁决之镰的审核标准和惩罚强度,官方也在微博、官网的平台加强了举报信息收集、处理的力度。这样的变化让当时的一批使用炸房挂、透视挂的玩家受到了3年甚至永久的封号处罚,消息在外挂群里传开后,“退钱”“举报”的声音盖过了原本的赞叹声。

与《英雄联盟》不同,《守望先锋》和《CS:GO》使用了更系统、更严格的反外挂。其中《CS:GO》推出了号称史上最严格的反作弊系统,用老K的话说“让你游戏绑着身份证和支付宝玩儿?谁能想到他们突然这么狠。”完美世界和V社推出的新系统将玩家账号与蚂蚁金服信息绑定,同时设立了真人监管团队,如果发现作弊,将对账号和本人名下的所有完美世界游戏实施终生封禁。

这样的“酷刑”使大批透视、自动瞄准挂的用户尝到了苦头,并且直接摧毁了3个专门售卖该游戏外挂的底层代理商。

《守望先锋》虽然有198元的价格来提醒玩家远离外挂,但作为一款融合了MOBA元素的热门FPS竞技游戏,甩开外挂并没有那么简单。为了解决外挂问题,官方专门成立了两个部门来打这场仗,一个是抓挂部门,一个是分析部门。

抓挂部门主要负责游戏内抓外挂,工作人员会通过自身在直播平台的观察和玩家的举报信息来寻找外挂,进行封禁。分析部门的工作人员会通过样本分析并清扫外挂,以便于更快捷地判定同类别外挂。在那两个月里,网易封禁了近10万个账号。一批玩家的198打了水漂,4个守望先锋外挂群和1个论坛版块被毁灭了。

雪崩逼出了“老板号”模式,新外挂正在研发

各家大厂的打击使老K的收入直线下滑,2017年4月开始,老K的团队开始针对几款主要游戏推出了“老板号”模式,即客户号与代练号开黑,代练开挂,获得游戏胜利,减少客户被封禁的几率。但由于厂商对“老板号”有所发觉,部分客户依旧难逃被封号的结局,于是,老K放弃了他“自立门户”的想法,地头向老板提出了新外挂的需求。

他们需要对游戏数据改动程度更小、更不易被发现的外挂产品,虽然听上去十分困难,但老板已经应下这个要求,新外挂的研发已经开始,战争还没结束。但经过混战的老K却已经败了。

用户需求是“原罪”,只要有想走捷径的人,路就会在

5月份,老板向几个一级代理发了消息,新的外挂已经开始测试了。本应“重振雄风”的老K却高兴不起来。

经过这3年的打拼,这个曾经视游戏如命的小伙子发现了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为了赚钱,为了那些他并不喜欢的房子和车,他自己拿着刀,把那个22岁的老K刻成了一个灰暗、狡诈的外挂商人。他做着曾经最鄙视的事,并且亲手毁了他最爱的游戏。

5月底,疲惫又懊悔的老K终于撑不住了,他将代理权让给下级,放弃当月的收入,变成那个22岁的,躺在家里看攻略、吃泡面的年轻人。这一次,他当了逃兵,更严重地讲,他还想“投敌”。

事实上,笔者与老K交换这段经历的筹码,就是帮他在游戏圈找一份“正经”的工作。因为他知道,决定这场外挂战争结局的,从来不是厂商和外挂商,而是用户的需求,只要有想走捷径的人在,路就会在。

如今,马上28岁的老K想以一个“知情人士”的身份,为他爱过也伤害过的游戏产业做些事情,他说这是场叛变。但对于大部分的玩家和游戏从业者来说,这是一次人性的弃暗投明,更是一场外挂战争中最鼓舞人心的胜利。

回来吧,老K,我们欢迎你。

温馨提示更多游戏行业数据,产业资讯,热辣八卦,请猛戳http://biz.265g.com/
责任编辑:溪水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更多

相关文章

游戏圈专题

阅读全部
265G推荐游戏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