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深度阅读> 1985-1995:我在重庆看到的中国游戏产业

1985-1995:我在重庆看到的中国游戏产业

来源:触乐2017-08-11 09时

内陆西南,有片被群山峻岭拱卫着的盆地,盆地中星罗棋布着大堆城市,其中有个城市位于嘉陵江和长江交汇处,美其名曰,重庆。名字来源为某皇帝,先封王,而后继位称帝的“双重喜庆”。比起一线城市的北上广圈子,这个立志成为一线城市的二线城市,在各种技术和政策推动下,其社会的发展和变迁,更具广泛性和代表性。

虽然美味铁板章鱼不是美国人,无法目睹游戏产业的诞生,以及这个新兴行当早期七、八十年代的种种尝试。不过,作为八零后,却有幸在重庆这座城市里亲历了,整个游戏产业在中国的历程。宏观层面的发展经过,也许大家都已经多多少少知道,但觉得微观上的变化也值得探究,毕竟这才是更容易被忽略的事。如此,有了自告奋勇的观察者,也有了值得观察的对象,但我们还需要个具体的环境。

那么,现在就按每五年一个时间段,梳理这些发展和变迁,并且会在章节开头结尾部分,提供该时间段内的环境生态、时代小结和岁月剪影,以便更好地了解——从宏观到微观,从整体到局部的概况。

好的,让我们开始。

1985年—1989年

背景标注

改革开放后,开放国策既定,顷刻之间有实力或有海外关系的人纷纷出国,开始重新认识这个世界。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增长见闻的先行人群,开始将西方的成熟商品,大量输送运回国内,然后销售给有支付能力的人,而雅达利2600就是其中之一。

发展变迁

最初版本发售于1977年9月的雅达利2600,当年售出25万台,至 1981年雅达利年销售额,已达10亿美元,到1982年时售出1000万台,该游戏机的早期售价为199美元。而1980年中国人均收入仅255美元,对当时的中国市场而言,这简直就是个难以置信,无法理喻的疯狂价格。

众所周知的“神作”《E.T.》

1982年11月推出的雅达利5200失败,电影改编游戏《E.T.》失败,双重打击下引发了1983年美国游戏业萧条, 1983年7月任天堂游戏机在发售日本获得成功,竞争对手的失败,就是自己的成功,以此为契机日本人开始建立在游戏产业的霸权地位。不过任天堂,就如它后来一样,继续小心翼翼地观察事态,直到1986年9月才在美国发售美版任天堂。

这些事对于我们有什么影响吗?当然。

全新的雅达利也许昂贵,需要一个家庭的两三年工薪才能购买,但毕竟发售数年后,销售量已经上千万台,而且经过1983年的大萧条,自然而然的就会有二手、次品、样品等等,如此顺理成章也有了利润空间。至于更廉价的,比如在美国购买整下集装箱数量的,淘汰、返修和坏损的雅达利2600,再海运回到国内,进行维修、保养、拆卸、拼装、重组之后,就有了廉价的雅达利,这也是八十年代,相当数量商品的操作方法。

无论事情到底如何,从1985年开始,街面上渐渐出现了全新的生意,由个体经营的家用机出租,向消费者提供使用雅达利2600的服务。和你想象的有些不一样,当时还没有店铺之类,所以这生意是露天经营,而经营场所多为电影院、居民区、学校之类场所附近,经营设备也很简陋质朴,厚重的木造四脚方箱被分成上下两层,上层空间大,用来装着彩色电视,下层空间小,用来放置游戏机、游戏卡带、手柄、电源、线板、线缆和其他杂物。

四脚方箱正面有块可以开合的盖板,朝上揭开后用老式窗户拉扣固定,再用夹子夹上大块蓝布,如此就能消除放置在方箱里面电视屏幕上的反光。而下面有两个拇指头大小的小孔让手柄线出入,有块木板被合页铰链固定在上面,也用老式窗户拉扣作支撑,以形成平台放置手柄,或者顾客随身携带的轻盈物品。其他设备就是座椅和电线之类。

断言:见过的都工作结婚生子了

这是个利润颇丰的行当,最早的时候,虽说投资是笔巨款,电视、游戏机等等设备需要花费将近两千元,这意味着普通家庭数年积蓄,但全天经营只需一年左右就能收回成本,然后就是雨后春笋吧,短短两三年时间在电影院周边,出现至少十几家从事此类经营的露天店铺。所以,竞争如此激烈,从按小时收费,变成了按局、场次、游戏人物的生命数等,更为廉价亲民的收费。

我们姑且,将这个兴起的行业,称之为“家用机时租业”吧……

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另外一种游戏时租服务,不过这次不是美国货,而是我们岛国邻居出产的商品,Game & Watch手持式游戏机。任天堂公司研发,并于1980年4月发售,没错就是那个任天堂,想不到当年还搞过这小买卖吧,不过这生意并不小,1991年停产时,全球销量竟然超过4300万。

作为任天堂Game Boy之类后续掌机的早期雏形,游戏操作非常简单,就是左右两个按键,如此改变位置,避免接触伤害,并达成游戏目标。但Game & Watch到中国后,画风也随之转变,不需要电视,也不需要卡带,后续开支只是纽扣电池,而且还很省电。相对低廉的价格和运营成本,能让个体经营商,一口气投资购买几十台,然后静待年龄小的孩子们,支付几毛钱后换取片刻娱乐体验。这算是……“掌机时租业”?(笑)

章鱼在此相当得意的告诉大家,自己也有一台,还是任天堂原装,来自亲戚的馈赠,大家都应该很清楚,在那个时代这意味着什么,其实无非就是肩膀上的两根杠臂牌,学习委员的头衔之类虚名罢了。遗憾的是,这款助我在人生中唯一一次当“官”的游戏机,经历多次搬家后,不知不觉间遗失了……(我那款日版是暗红色)

我自豪地把“二”戴了一整年……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任天堂游戏机,即FC在大陆出现了,更好的画面,更多的色彩细节,更好的音乐音效,嗅觉敏锐的经营商纷纷开始升级换代。淘汰下来的雅达利2600,以更优厚实惠的价格,迅速进入平民家中,成为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家用机,这个时间段,差不多是在八十年代中后期。

甚至军队退休老干部的休息室也有一台,平日下午时分,老爷子们会凑一起,哈哈大笑着玩游戏,还大呼小叫。别问怎么知道,毕竟当时的我作为个中高手、鹤立鸡群……

市场经济就是这样,竞争优胜劣汰,雅达利2600无法与任天堂竞争,无论任何一方面都是如此,对于从事家用机时租业务的经营商,要么换代,要么出局,越早升级越早获利,第一台任天堂营业时,简直门庭若市,数百人围观的盛景持续了数周有余,经过近一年时间的市场考验,升级换代宣告结束。

在露天家用机时租竞争日趋白热,经营者纷纷升级换代之际,另一种需要商铺才能进行的生意,也开始随着沿街店面的增多出现了。街机厅,是的,街机厅。这种经营方式,更贴近于其发源地——美国。街机是笨重而巨大的设备,投资耗费颇大,经营起来也会有损耗,比如操作的按钮和摇杆,耗电也更高,显然经营者不可能等顾客登门,指定某款游戏才打开电源,游戏结束又重新关上。

新事物总会被追捧,街机厅开门营业后,可谓生意兴旺,人头攒动,挨肩擦背,百余平米的商铺却连空气都变得浑浊。但并非你以为的那样,一整排街机把房间塞得严严实实,排成规规矩矩的队列,而是大屋子里稀疏地散布着有限的设备,两台街机之间还有几米间距。还不能理解场面火爆到什么程度的话,假如你年龄太小,个头不够高,那么看到的只有后背。

右图为当年街机店盛景

街机厅也渐渐变多。但与家用机出租业务群聚经营不同,街机厅相互之间都相隔甚远,以今日所知所学,露天家用机出租群聚是为求所谓的商业集约效应,街机厅则是对市场进行更广泛覆盖,同时也减少竞争压力,如此清晰且截然不断的经营手法,很难相信那是八十年代,而且当时并没有从西方引进详细的现代商业理论。

时代小结

个体经营的家用机时租业出现,经营者不久后,面对了首次升级换代,业界从雅达利2600进入任天堂8位机FC的时代,淘汰下来的机器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家用机。投入和后续支出最小的经营项目Game & Watch也分得一杯羹。投入和运营消耗较大的街机厅也已出现。

岁月剪影

沿街店铺渐渐增多,城市居民纷纷大街小巷上摆摊设点,从传统的老荫茶、红糖水、冰粉、凉虾,到新式的机制酸梅汤,西瓜摊则是切成长条一列排开,还有随时可加调料的凉面凉粉和米粥。至于其他商品的摊位,通常在黄昏时分稀疏地出现,行人们来来往往,或驻足讨价还价,或张望边逛边走,但国营百货公司仍是主要消费场所。来自西方欧美日澳的商品出现,作为身份、地位、能力的象征,成为吹嘘炫耀嫉妒羡慕的对象。

1990年—1994年

背景标注

国家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积累,改革开放下面对丰硕成果的同时,却有各种担忧。直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重申继续改革开放,更重要的是,提出了广东20年内追上亚洲四小龙的期许。这期许的结果对游戏产业造成的结果,就是由此开始香港成为大陆相对于欧美日澳等地,更为重要的商品来源地之一。接下来,我们就将看到,此举对大陆游戏产业影响,不过在此之前,家用机时租服务,经历了另一次升级。

发展变迁

通过整个学期的努力,章鱼蹿升十多名进入前五,此惊艳表现,令班主任以及各科老师赞不绝口,可惜事情他们认为的有些不一样。期末考结束后,父亲按照约定购入售价三百元有余的山寨版任天堂,包括八合一卡带,这成为章鱼的第二台游戏机,也因此幸运,或不幸地避开了——“啊哦,小霸王其乐无穷啊!”

略显尴尬的传奇

以现在的视角回头评论小霸王学习机,其实就是山寨任天堂的8位机FC,再进行本地化的商业适应,利用长辈们的己难成龙,那就望子成龙的心态,大肆鼓吹寓教于乐,再用一些所谓的学习软件,配合上正确的营销手段,最终成就这段辉煌,但没有唐老鸭配音演员李杨,精妙的广告词配音,恐怕这辉煌也要失色不少。

雅达利和任天堂时代,家用机时租服务,大多以露天模式集中进行营业,但随着社会的发展,事情开始产生变化,不少经营者搬迁进自家,或者租来的沿街店铺中,这种类似街机厅的经营方式,虽然也因此削弱了利润,但免去了日晒风吹雨打的种种不便,各方面都有改善。

与此同时发生的是,经营者再次面对技术进步,世嘉公司的16位机Mega Drive,已经于1988年10月发售,经历两年时间的积累,已有数量充足的游戏可供选择,也出现被追捧的大作,如《梦幻模拟战》《光明与黑暗》《忍者武雷传说》等等。

淘汰下来任天堂,部分回归家用机,部分前往较偏僻地区,部分进入规模更大的经营者手中,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经营者没有资金扩大规模,只能采用卖掉旧机型,回笼资金在升级换代的方式。而另一些人,已经敏锐地意识到换代不可避免,必须大规模运营才能大量获利,结果就是出现拥有十几台二十台机器的室内经营者,而其他经营者继续保持低成本露天经营。

世嘉当年非常强势,但迷恋新技术,最终玩死自己

掌机时租服业闪瞬即逝,提前已出局,Game & Watch的相关生意结束后,取代它的并不是任天堂的后续产品Game Boy,而是俄罗斯方块机。这种便携机出现后不久,短短数年时间迅速横扫整个中国,不分年龄,无论贫富,无不将其视为非常正确恰当的娱乐。甚至学者撰文言,玩俄罗斯方块对大脑有益,建议老年人每天娱乐一小时云云。严格说来,这算是视频游戏首次大众化普及,而且获得了巨大成功。

有天放学回家,见有些人正在从车上卸下街机,顺着他们的路径,抬头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新开的专门从事街机销售的公司,二楼应该是仓库,透过玻璃看到堆放着的街机框体。公司的老板正在清点什么。看上去很面熟,是这片最早的街机店经营者,转让街机厅开了贩售街机的公司,显然他从街机获得的,远比最初以为的更多。

《街霸2》的出现让街机厅再度喧嚣,最初的一个多月时间,每天都有大堆的人排队对战,可以肯定这款游戏,仅在这段时间至少获利上万。随后渐渐回落,但新任街机厅老板非常聪明,他设计了一套比赛。每次参赛人数为八名,参赛费为1元,即三个游戏币,最后的冠亚军名可以得到十个和五个游戏币。

冠亚军有资格参加周末的正式比赛,参赛费为五元,奖品自然也是现金。而且周末比赛日那天,人气爆棚的街机厅流水可达上千,在九十年代初可算惊人的数字,真是个有趣的时代,聪明才智的确能够致富。按多年损友所言,他认为这些比赛,就是当下电竞的某种早期雏形,但我却难以苟同……

阿道根!豪油根!加加布罗根!

少数家用机时租业的经营者,开始新的“升级换代”至同为16位机的SFC,这批SFC是在1990年11月发售的日版,但价格因素是个大问题,而已成熟的世嘉MD较为廉价,也具备强劲竞争力。于是,市场的供应和销售,经营者和消费者,两端都产生了分歧,MD还是SFC?

行文至此,似乎始终没有提及香港,香港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其实香港加速了大陆整个商业运转,比如需要一年,甚至两年时间才能出现的新品,通过香港可以在大半年,或半年,甚至三五个月时间,就让其出现在货架上。尤其是游戏这类获利丰厚的商品,比如发售于1991 年 2 月的《街霸2》,仅仅过了四个多月,我就将游戏币投了进去,请收起看到“四个多月”展露的笑容,务必理解在当时,商品和信息流通,是远不像今天这样便捷迅速。

这些还仅是转运性质的销售,港澳台地区对大陆游戏产业影响最大的,显然是SFC的磁碟机系统,磁碟机系统源自FC,本意是为了保护游戏卡带本体,不过技术传播开来,落入港澳台地区的商人手中,立刻变了个样子。假如要给世界所有盗版横评,那么这套系统,绝对是盗版领域的圣杯,没错,就是如此“尊崇的地位”。

事情并不复杂。通过转录设备将游戏卡数据转存至光盘,然后将新游戏的光盘送到各地代理商手里,而游戏会按照其内存容量分为4M、8M、10M、12M、16M、24M、32M、48M,再将其储存至每张磁盘容量为8M的磁盘,容量大的游戏要多用几片磁盘。比如,《最终幻想6》为24M,需三张磁盘,《时空之旅》为32M,要磁盘四张。

论《FF6》的陨落……

游戏通过磁盘读入磁碟机后,即可开始游戏,磁碟机本身也可以刻录游戏。简单来说,用廉价3.5寸的磁盘取代了昂贵的卡带,这是一套依靠SFC,却完全独立于SFC的完整系统。在磁碟机最红火的岁月,还出现了大量品牌货,比如博士、UFO、龙系列、霸王等,其中最优秀兼容和质量最好的,当然是博士7。

结果?结果就是“一次投资终生受益”,以及随之而来的SFC大爆发。先前提到的MD和SFC的分歧,被迅速瓦解,美版SFC加磁碟机系统,相比世嘉MD和卡带,简直廉价得后者望尘莫及。这对大陆游戏产业的影响是空前的,家用机时租业的运营商们,首次能免去后续投资之虑,将投资全部用于SFC和磁碟机系统。

稍微试探之后,很快便出现了拥有三五十台,七八十台,甚至拥有上百台SFC的经营者,租下半个足球场大小的物业,拉通整个房间的条桌上摆放着电视、SFC和磁碟机,提供更舒适的可折叠沙滩躺椅,雇佣三班倒的女工日常运营管理,并有10元从11点到次日7点的通宵特惠价,以及各个餐点时间和非餐点时间的饮食服务……

上图用以参考

前面那位损友说,当年的SFC大通场,就是网吧的雏形。好吧, 这次我无法反驳,很遗憾,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的也找不到图了,各位自行脑补吧。红色座椅请脑补白色沙滩椅,显示器脑补大屁股电视,显示器旁边是SFC和磁碟机,再把房屋空间高度翻倍就差不多了。

那时候,每个玩家都会有张3.5寸的磁盘,用来储存自己的游戏进度,磁盘被装在透明塑料壳中,售价竟然要五元,现在想来真是昂贵到邪恶的地步。我们这些年纪小一些的,会在上面会贴自己喜欢的动漫贴纸,当年都是贴圣斗士、七龙珠或者机器猫,班上男生大约三分之一都有,这就是流行、时尚和身份标签。

时代小结

任天堂8位机FC,及其山寨货成为家用主流。而世嘉的16位机MD,成为家用机时租主流机型。街机厅变得习以为常,同家用机时租业平分秋色。后期美版SFC加磁碟机系统出现,无需后续投资,由此经营商们的规模变得更大。

岁月剪影

夜市升级换代,从一小块塑料布,变成了由竹竿、铁架和折叠床组成的立体摊位,商品琳琅满目,从玩具到工具,从衣裤到鞋袜,从摆件到装饰应有尽有,国有百货公司成为选项之一。灯光照明成为标配后,夜市营业时间逐渐延长,从早期的17点-20点,慢慢持续到22点,而提供小吃、水果、食物和饮料的摊贩,甚至会经营到凌晨,后期夜市,还出现了麻辣烫,即菜量、味道、价格均缩水的火锅。重庆人吃火锅可是宗教活动(笑)。

曾经的,我们。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更多游戏行业数据,产业资讯,热辣八卦,请猛戳http://biz.265g.com/
责任编辑:溪水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更多

相关文章

游戏圈专题

阅读全部
265G推荐游戏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