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焦点人物> 王悦:恺英6年弯道超车 做平台产品的逻辑

王悦:恺英6年弯道超车 做平台产品的逻辑

来源:GAMELOOK2014-11-10 09时

2014年,是恺英网络成立6周年,这家算不上年轻、也算不上老的上海本地游戏公司,正迈入了他们又一轮弯道超车之旅,目标是移动游戏市场。

在行业之前的2波浪潮中,恺英网络抓住了腾讯开放平台的机遇,成功成为最早进入腾讯平台的社交游戏公司,不过随着社交游戏的没落,恺英网络转向了网页游戏市场,而在网页游戏的转型中,恺英连续在腾讯平台成功了多款网页游戏产品,同时意外的在去年做成功了XY网页游戏平台、并实现了XY页游平台月流水数千万的成绩。

在行业认为相对较晚的时间点,恺英在网页游戏市场成功发力。对于手游市场,王悦领导下的恺英网络似乎正在重演这一弯道超车的过程,投入1亿打造XY手机助手,近期已在iOS越狱平台上线的《全民奇迹》据早先王悦在微信上爆料,日收入已达到100万。

以下是访恺英网络CEO王悦实录:

恺英是否有上市的计划?能否做个介绍?

王悦:我们现在正在做上市的准备工作,同时我们也在看周围大环境,我们是以用户为主,在中国上市更加符合投资者的利益。

上海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新的游戏公司露头了,而恺英则一呆就是6年,你认为上海环境怎么样,有没考虑过去北京?

王悦:上海跟北京对比,别人的风格如何我并不太清楚,我们这边很少往外说成绩,但凡说出口的都是靠谱的数据,这与恺英的风格有比较大的关系。我们更喜欢埋头做事情、做产品。这方面,恺英在与腾讯合作的5到6年里也向他们学到了不少,跟腾讯风格比较相似,像腾讯报数据一般只往低里说。

我不会去北京,就个人来讲更喜欢上海这种更加时尚、具有科技感的城市。而像西安、北京这些城市的文化、历史韵味更重。两种城市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但就各个城市的人的拼劲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差异,但我并不觉得北京那边的人一定是最有拼劲的,我们有一些同事是从广州过来的,广州的同事都很努力,经常为了探讨一个解决方案到深夜。

恺英目前有700人业务方向比较多,恺英现在的定位是怎样的?

王悦:最简单的一点就是为了生存,必须要转变,现在社交游戏没办法活了,不转变就会死。网页游戏的十个团队,如果不做点别的,必然也活不长,一直啃老本肯定会有啃完的一天。所以我们要发展,到后面我们对社交游戏这一块基本就不再投入了,网页游戏研发我们有1~2个精品团队做精品。网页游戏平台方面一旦抓到好游戏就大力推,因为网页游戏本身是很赚钱的。移动互联网是主流,加大投入在发行和研发上,我觉得这是大势所趋,必须顺势而为。

恺英已投入1亿打造iOS平台“XY助手”:目标行业前3

据了解恺英正在做iOS平台“XY苹果助手”,做平台感觉时机有些晚了,但XY为什么能做成?

王悦:当然是我们的团队努力,切入时机也有运气的成分,大家都在做安卓市场,同时期做IOS的,我们是最坚决的。我们认为这个领域既然没人继续敢去做,那我们就做点新的东西吧。

然后关键是找人,对人要信任、要放权,其实最关键的事情都由这群兄弟做了,当他们需要帮帮忙的时候给予他们帮助。平时尽量不要去干预他们,如果过多的干预,只会减少他们自身的发挥空间。让他们觉得公司如此信任他们,遇到困难也能很好的帮他们解决,最好的创业环境莫过于此。

你自己对这些新项目的参与度有多高?主要决策者是谁?

王悦:我们每周例都会讨论项目进展,有哪些困难,以及方向。一般是与合伙人、项目负责人一起讨论决定。

现在iOS国内有很多渠道,你们的优势什么?

王悦:首先那几家平台都做得比较早,积累了比较多的用户,而我们是从今年才开始推XY助手。早期的平台成功当时的时机比较好,没有太多的竞争对手,用户是通过长时间的沉淀,对其品牌的认知度,慢慢积累下来的,而我们的XY助手突然冒出来的。

对于行业内来说,5~6家肯定能记得住,而对用户来说,对于新品牌的认知度还比较浅,但新用户面前我们的机会是均等的,而用户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沉淀。

我们首先认为iOS的用户量还是在不断增长的,像我们淘汰下来的旧的iOS设备可能会给亲戚朋友,而对亲戚朋友来说可能没有接触过这类助手产品,每个助手可能对于他们来说都差不多,所以最终还是要拼产品品质。我们是否能做一些别人没有的,在交互上、体验上是否能够做到更好,同时更快让用户找到他们所需要的游戏,同时提供更快的下载速度,这才是方向。

你们打算在XY助手上投入多少钱

王悦:我们现在已经投入了1个多亿,主要是用来做市场、做品牌,不然基本就起不来。

你认为XY苹果助手在iOS的越狱渠道排到第几?

王悦:今年的话,希望能够做到前三名。现在的话,肯定是91和PP助手占据前2名,快用也不错,他们的用户ARPU比较高。其实别人的数据以及行业的具体排名我并不太清楚。

现在还有一些发行商在往渠道方向走,你怎么看?

王悦:未来渠道方面的竞争会非常激烈,其实没有理由不往这个方向走,只是怎么做,用多大的决心做。像今年我们已经知道的就是用户成本会越来越高。

恺英先做好手游平台了解什么是好手游

对于恺英来说,最缺的是什么?

王悦:一个月前,我们认为手游是我们最缺的一块。而现在,手游业务占很大一块。半年前还有人主动去买页游平台的或者PC端的游戏,发现半年后,大家对这方面都已经不太感冒,而对手游行业抱以很高关注度。

恺英在手游市场上的定位,是研发还是发行?

王悦:研发方面我们肯定还得做,发行是我们转型期最重要的任务。

现在外面CP很多产品很多,恺英手游研发团队并不算多,如何保证产品成功呢?

王悦:所以说平台的价值肯定是更加持久稳定的业务,平台可以自行挑选游戏,如同有成百上千的研发团队在帮你做开发。发行来看,只要选择好的产品,只要负担版权金、CP的研发费用我承担了。而剩下99%不赚钱的项目,不需要花费任何成本。

但从长久来看,追求高利润,还是需要自己研发好的产品,如果有机会做出一款好的产品,那利率将会相当高,像游族就是这样,自研+发行,利率率就极高。

你如何评价恺英之前在手游领域的努力?

王悦:手游我们之前也一直在做,其中也遇到了一些的问题,我们也在努力反思和总结经验,能找出好的解决方案。所以在去年我们下定决心必须在今年做起来一款手游,近期将推出的《全民奇迹》花了很多时间、精力以及各种资源。

手游这块之前主要问题在哪些方面?能否谈谈

王悦:我们觉察到,之前并不了解市面上什么是好的手机游戏。研发方面,每个人都有自己想法,突然来了个人对我说要做这样一款游戏,听上去好像挺美好,既然是他想做这样一款游戏,肯定是已经思考过很久的了,我们就觉得要不就做吧,但会导致后期一些问题。

但后来,不管是做XY助手或是做页游平台,我们还是希望自己能去做行业内产品的横向数据对比,哪些好产品好在什么地方。比如说一款游戏为什么好,好在哪里,怎么样才算好游戏?需要从留存,数据等各方面。

外面也有很多人会报留存有多高,但到底是多少?我们只有自己去推了这款游戏以后才能知道,我们希望有了这些数据以后再去做好研发。

所以做XY苹果助手也是起到了了解市场的作用?

王悦:是的,我们最初也是这样想的。就如同我们一开始做页游,当时我们有十个团队在做,一直没有做起来,然后说我们就做平台吧,做了平台就能知道什么是好游戏了。

在手游,我们做了那么长时间的手游也够不成功,那就先做XY助手吧,来看看好手游是什么样子的。同时,做好XY助手如果自己研发不出好游戏、那么还能发行别人的好游戏来赚钱。这样的话,就算研发输了还有调整的空间。我们希望等到有一定的数据积累的时候,投入更大的时间精力来做研发。

《全民奇迹》突破手游市场

《全民奇迹》是否恺英会自己来做发行?还是与其他公司合作?

王悦:像《全民奇迹》这样的好产品,我们当然希望自己来做发行,当然也不排除与其他公司进行合作。

恺英与腾讯平台已经合作很久,恺英有没有想过将《全民奇迹》交给腾讯来发?

王悦:我们也在与腾讯方面沟通,腾讯方面比较感兴趣。最初的时候,我们也给腾讯方面看过,当时由于奇迹的IP没有拿下来,等IP拿下来后,他们也盯得比较紧。

但就《全民奇迹》来说,我们还是想自己试一下。既然已经发了那么多的产品,我们希望弄明白,有IP的产品能否被市场所认可。而如果交给腾讯,腾讯肯定会一下推很大的量,等到成功了我们也是稀里糊涂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功。下一款产品如果腾讯不独代,还能不能成功呢。这就像我们最初做页游一样,腾讯平台上一开始页游并不多,所以当时我们赚钱是必然的,所以后来稀里糊涂开了十个项目,都不怎么成功。

所以恺英就是要搞清楚游戏怎么做才能赚钱,而非赚一款游戏的钱?

王悦:因为我们有了自己的平台,我们也能搞清楚,什么游戏是好游戏。如果没有平台,纯粹博一款的话,那么就直接给腾讯了。但是与腾讯合作肯定是能赚钱的,所以我们之后有更多的产品,我们也愿意交给腾讯。

您认为《全民奇迹》更多的是端游用户平移还是手游玩家直接进入更多

王悦:就是手游玩家,因为现在每个平台开出来都是赚钱的,留存率,吸用户,吸量、AURP都很高,这也是大家都愿意去开平台的原因。我们甚至都没有花一分钱去买用户,我们只是各个渠道给些位置放在上面,而且每天都在增长。

关于奇迹IP盗版的问题你怎么看?

王悦:我们肯定会进行维权,这些问题之后都会遇到,但这些都不是核心,核心问题是产品一定要好,并不是说别人做一款盗版你就一定会失败,如果产品不好、有IP也不会赚钱。

做好页游、页游平台:敢于试错

现在一些页游公司仅定位做研发,都不敢迈联运平台这一脚,为什么你们做了?

王悦:应该说是无知者无畏吧,刚创业开始游戏、我之前游戏都没怎么玩过。开始的时候社交游戏内的数值还比较少,我还能在excel上做个表格拉一下。到后来一个人物身上的装备都有数十个数值,那我们怎么办,没有积累肯定是没办法做的,不知道怎么做,就让下面的人做,大不了花点钱。做平台这件事,如果我们能预测基本上也不会亏很多钱,虽说投入很高、每个月都要投入1~2千万广告,但预测下来最多也就亏个1~2千万,那为什么不做?试一下,说不定还能给自己多留条路。

恺英的XY页游平台在行业也算起步比较晚的,你们为什么做的晚但能做成呢?

王悦:主要是不耻下问,学习别人的经验。我们做社交游戏也是比较晚的,别人家的社交游戏都已经有几百万的DAU了,我们才刚开始写代码。《开心农场》都上线一年多了,我们才觉得《农场》不错。网页游戏也是一样,我们的产品上线的时候,别人都已经做得很大了,所以什么时候做都不算晚。

做页游平台期间有没有遇到困难?

王悦:这几个业务的起来,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问题,我们觉得这也证明了方向是靠谱的。至于能不能突围,页游方面就看投产比,别人已经把主要的渠道都已经买了下来,都已经包年了,我们就看能否从其剩余的地方挖点金子出来。

同时,一方面依靠很强的数据系统,我们在做社交游戏的时候也一直在这方面做积累。另一方面就找有这方面经验的人、以及花过钱的人,没有花过钱的人根本不知道钱往哪里投。比如说今年我们在百度签了1个亿的框架,每个月花个1000万。

像我们以前做《蜀山传奇》的时候,之前做社交游戏因为没花过钱,都不知道做页游是否应该花钱。后来在腾讯说要买用户,每个用户1毛钱,我们当时都在想,1毛钱那么贵,我们以前都不花钱的,但像现在页游市场,腾讯上每个用户2块钱,外面20块钱一个用户,对于我们以前的经验来说,20块钱一个用户那不是疯了。

比如说一个月花1千万,第一个月可能只有回本30%,那我们觉得每天要花十万开个服,那不得亏本?但可能有经验的人觉得,第一个月能回本30~40%,那已经是很不错的游戏了,肯定能赚钱,只要能坚持投几个月,后面都是净利润,可以很长远赚一年的钱。所以我们是依靠数据统计,不能凭感觉,另一个就是找花过钱做过投放的人。碰到好游戏的话,我们会根据我们的数据做模型进行测算,测算下来,肯定赚钱的话,那就拼命砸。

页游方面,目前PC端流量掉的比较厉害,你怎么看未来的页游市场?

王悦:页游一方面我们还是要做细分市场,像体育类的页游基本就没人做。但我认为还是要做精品,数据好了还是能够赚钱的。像我们代理的《斩龙传奇》,一个多月的时间,现在大概也能做到2~3千万流水。

现在联运市场上出现的高流水页游几率越来越高,恺英一直在腾讯做,有没有想过转向联运市场?

王悦:我们的确有这么想过,但是腾讯同样积累着非常多的经验,我们接下来还是会继续在腾讯平台做下去,而代理或独代的产品也会拿到联运市场上去尝试,这个不会有冲突。原来能赚钱的地方没有必要放弃。腾讯的市场与外面的市场还不一样,外面的市场能通过产品将用户带进来。通过推一款游戏将用户导入到自己的平台。对于腾讯方面来说就没有这个必要,本来就是自己平台的用户,也就没有去砸钱的必要,不在这款游戏中贡献收入,也会在其他游戏中贡献收入。所以对腾讯来说没有必要去猛推一款产品。除非他为了做标杆,而去这样做。

温馨提示更多游戏行业数据,产业资讯,热辣八卦,请猛戳http://biz.265g.com/
责任编辑:己珺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更多

相关文章

游戏圈专题

阅读全部

开服排行

265G推荐游戏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