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焦点人物> 最终 他们还是离开了游戏圈

最终 他们还是离开了游戏圈

来源:手游龙虎豹2016-04-26 14时

为什么要招人?有些是因为公司新增了业务,需要更多的人手,更多的是老员工离职造成的岗位空缺。这种空缺不仅仅是业内跳槽,还有一部分人退出了游戏圈,转向了其他行业。

于是,记者决定找到这些已经离开游戏圈的人,想了解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一个人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采访过程中,一位被采访者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我不接受游戏圈的现状,也不选择妥协;我在这个行业这么久,却也无力改变,所以选择离开。”这也是这次采访中大多数人的心声。为什么离开一个自己已经工作了几年的行业?具体到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我也许并不全面,却真实可寻,当然为了保护采访对象,记者将他们的真实姓名隐去,请大家不要随意对号入座。

我为什么离开游戏圈?因为……

“我想追求对等的商务关系”

“我在游戏圈这几年,最受不了的几件事就是刷脸、占便宜、变脸快和装好友。”说这话时,海海正打算离开游戏圈。“大家已经把刷脸、换名片当成一种常态了,但是光刷脸就能刷出深交,刷出合作吗?其实也不是啊。我经常在谈合作的时候听见对接人和我说他和我们老板关系特别好,十多年的好兄弟了。刚开始我一听这话,心想:别又是想从我这换免费资源吧?后来发现有些人真的只是随口一说,和我们老板的关系也就是前几天的大会上‘刷’了一面而已。”

一直以来,海海给记者的印象就是乐观且有段子手潜质,偶尔也会在朋友圈里调侃一下自己。如果没有退圈,今年应该是她游戏职业生涯的第六年,继续做着和市场相关的工作。

关于为什么离开,海海觉得在这几年里,这个行业对她的职业生涯规划以及个人成长上的帮助太少了,让她觉得不踏实。

“前段时间听一个投资人说他投资的前提是对方的产品要保证一年有30万的用户留存,如果能达到,他就能投资100万。但是了解游戏圈的人都知道这个标准不低,而且100万对一个研发团队来说太少了,真的太少了。我做商务,其实就想追求一个正常而且平等的商务关系。你有好的资源,想从我这换好的资源,我看到你的资源正好也是我需要的,我们都觉得交换值得,那就合作,就是这么简单。但是如果你想花100块从我手里换100个用户或者想买到我的网站上最优质的广告位,这是说不通的。”

“产品的成绩不好,一起总结不足才是最有效的”

有着类似烦恼的还有从业六年的畅姐,她在离开游戏圈之前是某游戏公司的高级市场经理,基本能接触到游戏市场推广的全部工作,不同于海海的阶段性加班,通宵写稿做策划对于畅姐来说是再已正常不多的一件事情了。

“真正让我下定决心离开游戏行业的导火索是因为公司推出的产品叫好不叫座。公司领导觉得原因是市场部门办事不利造成的。当时大家都在互相推卸责任,加上比较信任的伙伴也在背后拆台,心灰意冷就走了。”记者一般收到畅姐的回复都是在晚上十点左右,她说自己还在公司,一会得继续写方案。

“其实做市场,加班蛮普遍的,为了让产品成绩更好嘛。但是我想说,虽然自己写了很多宣传稿件,做了很多策划,但这些只是市场工作的一部分。我当时工作的游戏公司,领导觉得做市场就是发新闻稿,公司要求我们每发布一条新闻就要核算导入的用户量。这就存在两个问题,运营在干涉市场;如果计算用户量就意味着把媒体当做了渠道,那按照相应的模式,会有相应的市场投放,要维护媒体关系。可事实上,在领导的概念中,发一款产品是一个新闻事件,抛开产品的品质,这件事情就应该受到媒体的争相报道,这不科学啊。”

“我觉得一款产品出来,成绩不理想的原因一定是多方面的。大家一起坐下来,讨论怎么样产品修改,推广运营策略怎么调整,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擅长领域以及专业度,各司其职,这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这些回答看到对方的叙述状态,记者忍不住问:当时团队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得到的回答是:“都过去了”。

同样的问题,文静的状态又是不同的。

“共事的人能靠谱真的太重要了”

文静在接受采访时的回答简短、直接,爱恨分明,给记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从游戏公司离职之前主要负责公司的会展合作和活动组织。到最后,我不得不承认自己遇到的一些人真是太傻X了!太傻X了!太傻X了!(她说这件事情很重要,所以要说三遍)”关于以前的行业经历不愿多提,但是记者通过介绍,联系到了她以前公司其他部门的同事,了解到了当时的情况(为了阅读方便,记者转为第一人称叙述)。

“听起来可能有点绕,但事实就是这样:我当时的部门VP在成为VP之前,在一家主打休闲游戏的公司工作过,这之间隔了十年。也就是说,他所有的市场经验都来自于他10年前的那份工作。来到公司之后,他要求整个市场部门只需要一个人就可以,因为10年前就是这样的人员配置……当时做活动,一个人的市场部在没有多少预算的情况下要做成像其他同行那样百人活动的规模,如果做不好就是我的问题。哦对了,非常不巧,我就是刚才说的那‘一人配置’……”

“在游戏行业五年多,后来一起共事的人,靠谱的都走了,我还留下做什么呢?我的希望很简单,就是希望一起共事的人可以有更强的专业性,而且做的事情经过努力是可以实现的,那样会让人觉得有成就感,有意义。”

在整个专题采访的过程中,素质和专业度是记者听到的“高频词”。

在后来的采访过程中,晓雨结合自身经历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希望公司领导层在管理方面更专业”

“我在离开游戏圈之前,在一家游戏公司担任品牌总监,主要负责品牌公关、线下活动、异业合作以及娱乐营销工作。我曾经接触过教育、金融、IT等行业,在这些行业里,本科是学历下线,从业者大多是研究生学历、名校毕业、海归背景,而且很多伙伴都有大企业、大公司的工作经验,做事讲究专业性,工作上也不以人情为导向,更遵循事实。”

给你们讲两件事:我有一个朋友在业内一家上市游戏公司工作。前两年,他们公司高层决定在内部完全公开个人薪资。当时收入一公开,公司内部就乱了。薪水高的觉得受到了侮辱,薪水低的觉得自己受到轻视。我朋友就是那时候走的,当时走的人不止他一个。

另外一件是:当时我刚到一家游戏公司上班,开会的时候说了一个那时候在国外比较流行的产品推广模式。说完之后发现大家没有回应,我还挺纳闷的。后来开完会,有同事私下找到我说以后不可以说这些了,我问为什么?对方说我提的建议等于在抹杀之前市场部同事的努力,这是不对的。尽管我当时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晓雨说:“我从来不觉得学历是一个人能取得成功的主导因素,而且在游戏圈工作的两年里,我看到了太多有天赋的、聪明的人,有些人的高度可能我一辈子也达不到。但是当一个团队因为有好的产品以及种种因素获得成功,人员变多、规模变大,领导者的高度是决定了一家企业的天花板的。这个时候管理者就应该在企业管理方面学习更多的知识,变得更专业,因为没有人生下来就拉了一个团队出来,这些都是要学的,起码不应该因为领导者缺乏系统、专业的管理经验,推出收入公开的制度来‘试水’,这太可怕了。”

走访过程中,也不是每个人都是主动寻找机会离开游戏行业的,从某种程度上讲,阿G转行是被迫的。

“公司结构调整,索性就给自己一个新的机会吧”

设计师阿G之前在一家游戏公司负责整体品牌形象设计、为游戏产品提供视觉支持以及品牌和产品的社会化营销设计工作。后来因为公司发展不理想,架构调整大裁员,阿G被迫离开。

这次转行是经过了综合考虑的:“这两年手游发展得太快餐化了,其实挺难出现像之前或者其他行业那样比较牛X的案例或者产品。加上设计师的职业天花板来得稍快一些,这一点和程序员特别像,设计师到了35岁之后如果不转做管理岗位,基本上就算做到头了。所以我想尝试接触另一个行业。”现在的阿G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开始接触营销方面的工作。

“让自己有更多的机会吧。而且以前在游戏公司,工作归工作,但是总体上同事间的相处其实有点冷漠,我这人可能有点‘矫情’,喜欢工作之余同事之间的相处可以多一些人情味。”

在行业不断发展、变幻的今天,阿G可以说是手游时代公司的起起落落之中的一个个体代表。这次采访中,大多数被采访者都曾在游戏公司的市场部门任职,因为经常对外交流,所以记者更容易联系到他们。但值得一提的是,还有很多幕后人员,身处研发、运营等岗位,可能在转行之后和游戏圈再没有了交集。

“遇到了更喜欢、自己也能够做的事情”

最后一位被采访者陶艺在游戏行业从业十五年,离开之前他是某网站游戏事业部总监,负责公司网站、APP、论坛等相关内容。陶艺说他现在不算彻底离开了游戏圈,因为自己现在身处游戏周边产业,一直在关注游戏行业和游戏产品,也一直在和游戏人打交道。

“我是2000年进入游戏行业的。我学的专业是美术设计,平时自学了网页设计制作,因为喜欢游戏,又正巧有朋友在游戏媒体工作,所以我就进了这行做媒体编辑。最开始从网站美术设计工作入手,做到后来就身兼数职了哈哈。因为行业在发展,产品发布会,各种业内活动越来越多,外出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也就是从那时候起,认识了很多朋友。”

作为媒体人,陶艺说:“当时最无奈的就是媒体希望自己的内容可以更客观公正,但是因为游戏公司的一些需求,有时候挺难实现的。后来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了,公司在业务上停滞不前,加上当时找到了自己喜欢做又可以做的事情就离开了,其实挺自然的。”

他说如果重新选择,还是会进入游戏行业,但是可能不会做媒体人了。“我还是挺想参与一款产品的制作的。不管是端游、页游、手游还是现在说的VR,都是载体,但是娱乐的本质是不变的。吃喝玩乐是几大最基本的需求了。所以做出好玩的东西是最有成就感的。”陶艺笑着说。

从游戏行业的视觉设计师转行互联网金融领域的阿G最近也在接触营销工作。他说当初选择游戏行业就是觉得做游戏设计师相比于其他行业来说应该更有趣。“直到现在我也不后悔当时的决定。我在游戏行业做了两年,工作过的两家公司在业内的规模都比较大。每一段经历都是有用的,对自己的各方面都有很大提升,何况当时我是真的喜欢啊。”没有什么改变是一帆风顺的,“有辛酸也有成长。”阿G笑笑说。

同样转行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晓雨说如果不是对游戏还有特别深的热爱,仅从工作和创业的角度来说,游戏行业可能不是最好的选择了。但是如果还有机会重新选择,他还是会进入游戏行业。“因为喜欢,也因为这段经历有趣。而且我认识了很多有才华也有情怀的朋友。”

希望遇到靠谱同事的文静在总结这段行业经历时,给出两个字——值得。想了想,她补充道:“毕竟,我还认识了那么多朋友。”

海海说,如果可以重新选择,她不会踏进游戏圈了,会选择一份更符合自己职业规划的工作,然后去努力。“但是在游戏行业这五年确实让我积累了不少工作经验,市场执行和策划方面都有很大的提升。可是不是每个从业者都想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的,我想为自己的未来考虑,而且我也相信是金子在哪都能发光。”

畅姐说自己的离开和中国游戏的前景没什么关系,她相信游戏发展会越来越好的。现在所在的行业,偶尔也会和游戏有交集,“这样就很好了。”当我们问:如果回到入行之前,你还会选择游戏行业吗?她不假思索:“因为喜欢游戏。人生多少次重来,都会这么选择。”


温馨提示更多游戏行业数据,产业资讯,热辣八卦,请猛戳http://biz.265g.com/
责任编辑:白马义从
TAG: 游戏圈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更多

相关文章

游戏圈专题

阅读全部

开服排行

265G推荐游戏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