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综合新闻> 孙宏斌进入乐视后 贾跃亭更难的一百天

孙宏斌进入乐视后 贾跃亭更难的一百天

来源:36Kr2017-05-29 09时

就在贾跃亭辞任乐视网总经理的前一个月,乐视影业CEO张昭收到了孙宏斌的一条微信,企图阻止他从乐视影业拨给乐视一笔现金。

在此之前,贾跃亭已经先后两次到乐视影业在六里屯的办公室来找张昭,但都吃了闭门羹。在孙宏斌发给张昭这条微信后,贾跃亭的第三次到访也扑了个空。

乐视影业CEO张昭

从乐视大厦到乐视影业步行不过十多分钟,平常见面多是张昭去贾跃亭那里。这类内部借款平时根本无需贾跃亭亲自出面,由原控股、现任乐视网CFO张巍通过乐视影业的财务经理处理即可。

若非情势紧迫,贾跃亭不必让两人都陷入这种尴尬境地。

乐视影业是乐视体系中资金状况还算不错的业务。乐视网遇到危机的时候,张昭也常出手帮忙,有知情人士告诉36氪,去年年底资金链出问题时候,贾跃亭便来影业借过钱,结果导致影业不得不收紧日常运营,报销经费都卡得很紧。

贾跃亭和张昭此前交情不错,两家人常常一起去美国过春节。张昭当年在光线过得不如意,来到了乐视,一手操办起了乐视影业,并打算让影业独立上市,但在2014年,贾跃亭远走国外,乐视风雨飘摇,张昭做出让步,同意开启影业注入乐视网之路,以提振上市公司股价。

但这一次,再不同以往。

在孙宏斌今年1月入股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电视业务)这三块业务,并派人进入这三家公司的财务部门之后,类似的“资金周转”操作变得更谨慎,变得不再那么受贾跃亭的调配。

2017年1月13日,孙宏斌执掌的融创中国斥资150亿投资乐视网及乐视相关主体

据36氪了解,贾跃亭几次因为资金短缺上门求钱,其中有一次是为了解决一笔国泰君安证券到期的股权质押贷款,金额为3亿元人民币。4月21日,即五一休假前的一个周五,贾跃亭终于从张昭那里获得了这笔钱,代价是贾跃亭与孙宏斌的融创协商,签订了协议及还款承诺书,答应在4月24日将这笔钱归还给乐视影业。

按照过往的经验,这笔钱的确可以迅速归还——股权是可以反复质押的,“上午还款下午再抵押出去”,来自中国证券登记结算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5月20日,乐视网的股份质押次数已达1350笔。

但这一次,金融机构的态度却发生了转变。据36氪了解,国泰君安在获得这笔还款后,并没有再次快速放贷,这直接造成了贾跃亭在孙宏斌面前的失信。这一插曲对于正在将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而停牌的乐视网而言,也是个棘手的事件。

更为糟糕的,一个经36氪多方证实的现状是:乐视正在遭遇“挤兑”。

据36氪了解,今年5月,已经有五六家银行上门来催债,直接“上门堵”了。其中,态度特别强硬的比如江苏银行,已经要回了贷款,金额大约在1亿,但是诸如交通银行和中信银行等尚无谈判结论。上门摸情况的银行大约有一二十家,有一些还未到期的银行仍在观望。

孙宏斌进入乐视的一百多天里,乐视虽然债务稍获纾解,但远未解决。孙宏斌还给贾跃亭带来了全新的挑战:他以往的约束更多来自外部,在内部,贾跃亭从未遭遇过此种制约。

这对乐视上市体系可能不是坏事。但是这让贾跃亭的“梦想”、乐视“生态化反”的魔法故事正在失掉迷人光晕。

如何重新赢得它的投资人、资金供给方、员工乃至外界和A股股民的信任,成了一个最大的难题——失去了魔力的乐视,还剩什么?

债台高筑

这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2017年3月20日前后。

终于,贾跃亭在这个时点弄清楚了,乐视到底欠了多少钱。

这不奇怪。任何熟悉乐视内部情况的人都会清楚这家公司混乱的管理现状。多家子公司各自为政,而财务管理和资金风控管理一直薄弱,因此直到3月末——银行会在每个季末要求付息——有多宗银行欠债等待偿还时,它终于“认真”清点了一次。

这一结果可能也出乎孙宏斌的意料。去年12月孙宏斌曾做了长达1个月时间的尽职调查,统计了除掉乐视汽车部分的乐视资金缺口,打算“缺多少解决多少”,最后大概谈的价格是110亿,之后觉得可能不够,又加到了150亿。

而实际上,据36氪从核心渠道了解,3月底时清点完的各业务债务总额远超这一数字:总欠款约为343亿,扣除保证金后仍高达近263亿。其中,通过上市公司乐视网获得的银行信用贷款只占一小部分,大多数资金通过股权质押、可转债、融资租赁等多种方式获取。

这个数字中,还不包括供应商欠款。去年第四季度大量爆出的供应商欠款,被媒体广为传播的一个说法是,规模应该在上百亿,但据知情人士对36氪称,虽然经过债转股处理掉了一些大额欠款,剩下的金额依然为数不少,至今仍有供应商在乐视门前举横幅讨债。

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乐视网净资产是136.19亿。合并报表净资产为147.97亿,总资产是335.83亿。但这份合并报表中并不包括汽车、体育和易到等公司的资产。

据36氪所知,融创的钱已经“迅速”花光了。它在今年1月份投资了乐视150亿元人民币,其中124亿已经分数次到账。乐视用这些钱一部分清理了以往的坏账,一部分拿来还债,还有一部分给贾跃亭个人,好让他把银行质押的股票赎回再转给孙宏斌,以完成股权转让。

这家公司的现金流如今又捉襟见肘了。

乐视网现金情况

今年4月中曾闹得沸沸扬扬的易到司机提不到款、围堵易到总部,就与3月底这个给银行集中付息的时点密切相关。

据36氪了解,正是由于3月底的银行利息支付节点上,多家银行讨债,以致乐视资金紧张,乃至没法划出些许资金给易到稍解燃眉之急。

被围堵当天,公安部门要传唤易到的实际控制人,也就是贾跃亭,不过贾最终并没有去。公安还要求易到尽快解决对司机的欠款问题,以免事件愈演愈烈、上升为群体事件。为了安抚司机情绪,易到做出承诺,至少每天要从乐视要到300万现金,用于纾解司机提款问题。一位知情人士告诉36氪,警察上门之后的那一周,乐视几乎每天都会给易到打款,当时“警察长驻守在易到的办公室里,看着每天300万的资金到帐”。

2017年4月18日,大量易到司机前往北京易到总部“讨款”

不过,从资金规模看,易到司机提款事件只算小事件,如今不断上门催债的银行,到期贷款和利息带来的压力才是巨大的。

按照正常程序,银行会在贷款后定期上门寻访,除非发生大规模的集中负面、财务报告数字不好,他们才会上门追债。而这正是近期发生在乐视身上的事。

乐视网今年四月的财报,让金融机构警报大响:乐视上市以来首次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且部分业绩数据与早先发布的业绩快报存在巨额差异。更何况,乐视原本就在接连爆发的负面事件。

审计机构信永中和围绕乐视网的关联交易,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原本乐视致新生产的电视由乐视致新自己销售,但之后改为由乐视电子商务、LePar对外销售;之后乐视网又倒了一手,先销售给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再销售给乐帕和乐视电子商务,之后再对外销售。

业界对乐视的关联交易早就议论良久。关联交易可以帮助资产转移——比如把一家公司的钱,实质上划给另一家关联公司;可以通过关联交易,做大交易额,甚至可以对财报产生正向影响。

审计机构的态度的让财务专业人士感到警惕——在中国,近年来96%以上的财务报告审计结果都“无保留意见”,哪怕公司的确出了些问题,只要没有严重违背会计原则,审计师通常不会特别严苛。除非这家公司风险非常大,出了事情,审计师要承担责任,这可不是增加审计费用能弥补的损失。

“财报没出来之前,乐视可能还可以贷点款,现在各个银行都去乐视收贷了,信托、基金,没有哪家敢给它贷款了。”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36氪记者。

巨大的资金缺口成了摆在乐视面前一个最现实的问题。

孙宏斌的角色,和乐视的业务

孙宏斌曾让贾跃亭和乐视获得了一丝喘息。

他自嘲,自从入股了乐视,就成了”全国人民都认识“的人物,一举一动都受到关注。

孙宏斌,瞬间成为了互联网的知名人物

据知情人士对36氪称,这位性格直率的人在入股后就帮乐视办了一件大事:牵线搭桥,乐视以质押致新股权的方式借来了中航信托15亿贷款。

当时乐视还召开了一个颇为隆重的会议,贾跃亭把乐视各个生态的负责人都叫了来,挨个给中航的人介绍。但是,中航方面当时承诺再贷给乐视的两三百亿,后来就再也没了下文。

孙宏斌来乐视不多,也没有参与过太多会议,偶尔给站站台。

最近,关于“乐视姓'贾'还是姓'孙'”的讨论展开后,孙宏斌在5月22日的融创中国股东大会上回应:“乐视干的活我不会,我也不想干。我现在这个活干得挺好,我们房地产行业好,我们房地产行业其乐融融,他们互联网行业是你死我活。我的性格干不了互联网这个活。”

但这位久经沙场的地产商人出于保护资产的目的,渐渐收紧了钱袋。

他向乐视只派出了几个人,但看牢了账本:向乐视网和乐视影业各派驻一位财务经理,往乐视致新派驻刘淑青担任CFO,监控资金动向。

据贾跃亭身边的人士透露,这些融创来的人现在已很少参与与业务会议,态度也非常谦和。刘淑青刚上任的时候,还常常参加乐视致新的业务会议,但不论屏幕刷新率,还是色域宽窄,都不是她的知识范围,几次之后,她也不再参加了。

不过她的另一个身份,是乐视网的董事,代表融创,在董事会上行使否决权,占1/5——理论上可以跟贾跃亭叫板了。

今年1月份的时候,孙宏斌说自己第一步是让乐视不缺钱,但现在他有了新的第一步,“我们第一步呢,一定会把这个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搞好),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还是有巨大的上升空间的。”

孙宏斌在入股的时候,便调侃了乐视的财务管理,“我觉得乐视很多事我比老贾都知清楚。钱从哪倒到哪,最后在哪,亏了还是赚了,老贾不一定知道,我知道。那天我跟老贾弄一个大表,跟他详细讲了一下钱都用在哪了,老贾都看傻眼了。”

在孙宏斌投资乐视之前,“二股东”对乐视没有什么实质影响力。去年年底,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曾以二股东的身份给贾跃亭提了不少意见,说乐视需要能够制衡贾跃亭的人物,“贾总身边缺少一个可以和他制衡的COO和CFO。没有COO,使得公司没有KPI,没有CFO,使得资金可以随意调动。”

当时的贾跃亭只回了一句:乐视没有二股东。

但孙宏斌让公司管理格局发生了改变。

在1月的投资发布会上,孙宏斌嘴上说这不是战略投资,但却不停地评价着贾跃亭过往的战略,指点着贾跃亭未来的方向。“我们看它(乐视)的账,因为乐视有上市公司、有非上市公司、有汽车,这三块是什么关系?哪块挣钱?哪块亏钱?资金是怎么流动的?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孙宏斌说,“对这个公司,我看懂了一部分,最起码资金方面我看懂了,老贾说了,我可能比跟踪乐视两三年的人更了解,可能有很多事情我比老贾更明白。”

孙宏斌对乐视花钱的大手大脚,批评起来不留情面。他说,中超版权亏了13个亿就是“神经病”,随后乐视体育人员大幅缩减。

在孙宏斌到来之后,乐视的管理层也开始了震荡。

贾跃亭擅长挖人不擅长开人。乐视网上市之后,从各大公司和传统企业疯狂挖人,挖来了二十多人担任乐视各个体系的高管。而那些一路跟着乐视走过来的“元老”,因为贾跃亭念旧情,也并没有离开。曾有离职员工对网易科技称,“我知道有位跟随老贾多年的高管曾经犯下大错,管理层其他高管都要求开掉这个人,老贾就说了句,‘算了,他跟了我这么多年了’,这事没下文了。”

但在这四个月里,乐视高管接连离开,其中包括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丁磊、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乐视体育COO于航、乐视分管投融资的高级副总裁郑孝明、乐视金融掌舵者王永利、财务总监杨丽杰、乐视美国首席行政官Shawn Williams等。这其中有加入乐视不过半年的新兵,也有跟随贾跃亭十余年的老人。

高管大幅离职,通常不是什么良好信号,但孙宏斌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那些所谓“负面”,都是乐视向好迹象的显露,“你要给乐视一个发展的过程。乐视现在该卖的在卖,该合作的在合作,人员该调整的也在调整,这些不是负面,是正面。”

最终,在融创的要求下——也许是履行了最初的约定——乐视迎来了最大的人员调整:5月22日,贾跃亭宣布不再担任乐视网总经理,改由梁军接任。在此之前,梁军多次在公开场合明确表态,称贾跃亭是贾跃亭,乐视是乐视,二者不能混为一谈。

新任乐视网总经理梁军

梁军也许是目前乐视的一众高管中,可担任总经理的不二人选——倒不是他与孙宏斌或贾跃亭中的哪一个走得更近,而是其一向相对稳健的经营风格决定的。

他对贾跃亭并不那么言听计从。更多时候,梁军和他曾经的手下、原乐视智能终端供应链高级副总裁王大勇,两个人表现得“比较刺头”,对贾跃亭“不给面子”也是常有的事,还经常在公开会议上怼乐视网的CFO张巍。贾跃亭在内部对梁军的评价要高于乐视移动曾经的CEO冯幸。

这样一个人选也符合孙宏斌的要求。

现在,孙宏斌手里还剩26亿没有划拨到乐视,但这远不够贾跃亭偿还欠债,但他已经不打算追加投资了。他说:

“融创不是乐视的提款机。”

“生态化反”,走向何方

易到、体育都处于“赶紧卖掉”的行列,但是都很难。

孙宏斌给贾跃亭介绍了银行,介绍了投资人,但其中一些人连孙宏斌自己都觉得不靠谱,认为他们只是想在这个时候,来占乐视的便宜。一名内部人士说,不少人在等着乐视出“跳楼价”。先前北京首钢有意投资乐视体育,但给出的估值甚至不到B轮估值的一半。

易到的融资也一直有问题。36氪去年9月联络易到时,它就称自己在融资,当时周航就只是挂名CEO了。这意味着,易到的融资至今已经进行了至少9个月之久,依然没有融到钱。

乐视整体融资不畅、资金短缺的状况,已经影响到上市公司正常运作。在2016年,乐视网已经不得不动用8.81亿元购买版权的资金来给员工发工资,而现在,乐视只能用裁员渡过困境。这一做法让公司内部士气低落,主动辞职的也大有人在。

从去年2月开始有供应商欠款现象,到去年末这部分债务集中爆发,再到如今银行集中讨债,乐视紧绷的债务链条已经逐步侵蚀它构建的庞大业务体系。

不过,乐视更根本的问题在于造血能力。

贾跃亭一直把大部分精力放在造车业务上,疏于各业务之间的内部管理。

贾跃亭的“造车梦”

在孙宏斌的规划里,他投资的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将是未来乐视的主体。视频网站、影视、电视,这三个业务天然能够协同起来,孙宏斌也将其比作美国的康卡斯特——一家市值近1900亿的娱乐巨头。

上述三个业务都还不能成为乐视的支柱。乐视网市值很高,但各项数据在视频网站里不过是第二梯队;影视行业不景气,投资大片接连失利,这让乐视影业的策略也变得保守;乐视致新虽然已经成了行业第一,但有内部人士透露,电视每卖一台,要“补贴或者亏损20%至30%”,即便是亏损严重的情况下,乐视电视还是没有达到千万级别的销售预期。2016年乐视电视的销量在500万台左右。

贾跃亭短于战术,手底下的高管也大多不擅长运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乐视体育,这原本是贾跃亭乃至外界曾一致看好的重点业务,入局早,砸钱狠,成了体育产业的明星公司,但13.5亿买的中超版权,最终只带来了5000万收入——这无论如何都是说不过去的,相比之下,腾讯体育拿下了2014年世界杯的非独家版权,轻易获得了两三个亿的广告收入。

备受争议的乐视体育

“体育这个线从来就没有做成功过,正常应该是买版权,然后出去分销对吧,但是后面的那一段,市场部门就很少见到钱,只完成了前半段,不停买版权,全都是花钱的。”内部人士对36氪说。而乐视体育内部员工也认为,乐视体育的战略没问题,但国企来的人“铁碗吃饭习惯了”,几乎没有运营或者省钱的概念。这只是乐视多项业务中的一个缩影。

这些业务都没法成为乐视未来发展的支柱,“对于整个乐视生态来讲,我们有再多的第三、第四名,不如我们有一个第一名。”已经成为乐视网总经理的梁军在5月21日的就职发布会上说,但是他希望给他一些时间。

时间对于这个严重依赖融资输血的公司是奢侈的——在调整的过程中,任意一个链条崩塌,都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其实,乐视网从去年开始已经在为资金做准备了。2015年,乐视网三年以上长期借款是3亿元,2016年的长期借款已经超过了30亿。长期借款利息更高,但短期内不会给乐视网带来太多的还款压力。乐视网以更多的利息为代价,换来了相对宽松的短期还款压力。

公平而言,只要能形成一定规模的正向现金流,这家公司可以再去拓展新的融资渠道,比如ABS(资产证券化)——前提是乐视能渡过眼下的难关。

这种情况下,涉及多元业务的“生态化反”已经不具备基础。贾跃亭已经没能力继续控制这些公司,孙宏斌也说,非上市体系和上市体系要隔离开,不再要有一个互相协同的乐视体系。

贾跃亭向来“对钱不太有概念”,但他很在乎对自己公司的控制权。他很少通过增发股份的方式来筹集资金,通常还是找银行等机构借钱,到期还款,还利息,但无需付出股票和股票代表的权力。现在,按照孙宏斌给出的协议,贾跃亭必须把质押股权降到持股比例的一半以下。

孙宏斌给乐视开出的解决资金建议十分中肯:不良业务赶紧卖掉,维持银行信誉是关键。贾跃亭也做了让步,先前控股权是他的底线,现在他觉得,乐视不一定非得做子生态的控股股东。

融创不可能永远充当乐视的白衣骑士。

在这家地产商今年的业绩大会上,孙宏斌承认,融创的现金流将会收紧。根据2016年的财报,融创的负债率已经达到121.52%。眼下的房产宏观调控正在趋紧。

孙宏斌的钱是有限的

投资乐视的钱并非全部来自融创的现金。一位内部人士告诉36氪,最近孙宏斌正在办理贷款,“钱数就是26亿,用途就是6月份支付乐视剩余的那部分融资金额。”而贷款的抵押物,是贾跃亭转让给融创的老股。

“相当于就是说贾跃亭之前把这部分股票抵在银行贷的款,后来赎出来给了孙宏斌,孙现在又把这部分股票又抵押给了同一家银行,接着再贷款给贾跃亭。”

4月27日,融创中国发布了一则公告,原本融创打算于4月30日发给股东的有关入股乐视网、乐视影业及乐视致新的通函,需要延期至6月30日之前,因为编制材料需要更多时间,公告里还特意提到,这些材料“包括但不限于目标公司的若干财务及其他资料”。

《财经》的一篇文章提到,这一公告表明,上述交易进展未如预计般顺利,乐视的财务问题,可能比想象得还要严重。

更严峻的是,相比于两年前,大环境的风向已经极为不利了。

A股一度是乐视前行的永动机。质押股票,是贾跃亭,也是乐视体系最重要的融资手段之一,这带来的融资额远高于一般的银行授信贷款。通过股权质押获得大额融资,A股疯狂的市盈率、高股价,是乐视故事产生的基础。

即使是A股,也没法像过去一样为乐视的疯狂买单。A股上市正在放开,今年第一季度,已经过审的IPO企业数筒子增长75%,IPO排队天数减少了118天。泰合资本创始合伙人宋良静说,“证监会现在的思路就是鼓励更多企业第一次上市,加大二级市场资产供给,尽量减少过去那种上市后疯狂圈钱的行为。”

贾跃亭随时要面临最坏的情况。

根据乐视网财报数据,他质押了手中97%的股权,倘若乐视网股价太低,低于贾跃亭和券商约定的平仓线,那么贾跃亭就得掏钱补足,不然券商便可以抛售贾跃亭的股票,贾跃亭很可能因此失去公司控制权。这无需孙宏斌主动争夺什么。

知情人士对36氪称,贾跃亭多次以个人名义担保,为乐视借款,其借款风格是:看重贷款金额有多高,而非担保条件。这样做的风险在于:如果到期无力还款,又没有反担保策略的前提下,贾跃亭个人就得为此承担无限责任——甚至是坐牢。

即便是那些平时看不惯贾跃亭的人,也不希望他走到这一步。

贾跃亭和乐视将走向何方?

贾跃亭去年在乐视年会的舞台上演唱了一首《野子》,一度感染了不少人。

“怎么大风越狠

我心越荡

任风吹,任它乱

毁不灭是我 尽头的展望

你看我在勇敢地微笑

你看我在勇敢地去挥手啊”

在这个激进、狂野的年代,同样激进、狂野的贾跃亭成了一个符号。他的错,甚至等同于时代的错,而他那远超越自身及公司能力的理想主义,也让这个人背负了一丝悲情色彩。

据贾跃亭身边的人称,他现在看起来“每天乐呵呵的,还挺有精神”,像是并没有意识到满身的债务。

这让人感到难以理解——他让人看尽了手中的牌,然后大喊一声“All in”。

你们跟,还是不跟?

温馨提示更多游戏行业数据,产业资讯,热辣八卦,请猛戳http://biz.265g.com/
责任编辑:溪水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更多

相关文章

游戏圈专题

阅读全部
265G推荐游戏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