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综合新闻> 闲侃仙语侵权案:一条咸鱼扯出的网易维权史

闲侃仙语侵权案:一条咸鱼扯出的网易维权史

来源:游戏观察2017-07-13 09时

继去年的《神武》之后,网易又成功一纸诉状,将手游《仙语》的研发商悦狼和代理商4399送到了广东天河区人民法院,状告其侵犯《梦幻西游》的着作权,同时构成了不正当竞争。就在近日,这宗案件一审宣判,4399以及悦狼一审败诉,共需赔偿网易1500万元。

IP抄袭年年有,关于游戏知识产权的界定在业内一直也是笔糊涂账。看惯了刀塔传奇、卧龙传说等牵扯出的高逼格的海外侵权案,也目睹过自由之战VS王者荣耀此类颇具话题意义的事件,再来看《仙语》侵权案,始终有种不自然的强弱悬殊的氛围。

其一,4399表现出的低姿态颇让人玩味

这宗事件本来可以闹的很大,众人皆知。参照去年的《神武》和背后的多益网络,以及《我叫MT3》和研发商乐动卓越,后两者在面对网易侵权案件时都曾表现出极其强硬的反击态度。

1.多益网络针对《神武》侵权案发表官方申明,指抄袭纯属诬陷

2.乐动卓越CEO邢山虎在收到法院传票后紧急召开说明会,并在微博痛骂网易:

而在《仙语》案中,4399却是极为低姿态的。从15年年末的第一封警告函开始,到网易正式将4399告上法庭,期间4399曾多次向网易提出私下和解,和解金从一开始的100万直至800万,甚至表示愿意关掉《仙语》,事实上8月份《仙语》也确实停运了,但这仍旧没有影响网易维护《梦幻西游》IP的决心。

结合4399公司背景来看,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解读其4399现出来的“不反抗”态度。彼时因被人实名举报涉嫌偷税漏税,从而陷于舆论风波的4399实在不愿让一个代理发行的手游耽误了IPO进程。

私下和解也是业内处理侵权案中比较常用的手段,比较知名的有龙图游戏的《刀塔传奇》以改名《小冰冰传奇》为代价,与暴雪和Value达成和解,以及彼时曾被寄予厚望,希望能为游戏业中游戏规则相似是否构成侵权指明方向的三国斩和三国杀事件,都是最终以原告撤诉为结局而泯然历史。

但纵观网易处理侵权案,竟从没有一宗以和解为结局。网易,这名仍旧奋战在版权维护一线上的圣斗士,有着充分的耐心去和任何对手周旋,无论在啃多益网络以及其CEO徐波这块硬骨头也好,还是早些年处理《卧龙传说——三国名将传》侵权也罢,网易处理侵权案的时间跨度大多数都在一年以上,“不接受任何妥协”成为网易维护知识产权的决心与态度。

其二,网易在侵权案中连战连胜,是否代表知识产权界定已出现有效手段?

事实上,如何证明竞争对手存在抄袭,一直是游戏维权较大的难题。

这是一份来自诺诚的数据报告(别告我乱引用,我注明出处了),就2016年国内游戏行业民事诉讼进行统计:

近几年来在网络游戏侵权的起诉理由中,着作权占据绝对大头,着作权+不正当竞争的捆绑诉讼已成游戏维权的标配——即使是网易也不例外。

天河区人民法院的也针对着作权和不正当竞争给出了具体阐释:

信息来源:法治周末

是否具备独创性,成为界定网络游戏抄袭最主要标准。而如何证明这一点,却又具备相当程度的操作空间。《仙语》,《神武》等仿《梦幻西游》游戏的败诉,并不能说明界定抄袭已经出现了行之有效的手段,仅只能证明两点:

首先,网易有一支成熟的律师队伍,而4399等公司在法律法务上完败给网易。

其次,天河区人民法院为代表的法律体系也不希望看到同质产品的恶性竞争,法律在本质上起到的是一种社会导向作用。

其三,在网易维权路上,有没有比较难对付的对手?

应该说,在网易面前,除了腾讯,并没有对手。硬要说有的话,那么只可能是网易自己。

徐波,他是第一个敢于和网易对撕的人。

事实上,与低姿态的4399相比,去年的《神武》案的多益网络以及其CEO徐波要强硬的多,作为从网易离职的高层员工,他有一个非常暧昧的身份——梦幻西游最早的主策划。之所以说他暧昧,不仅是因为这个身份的特殊性,更是因为至今为止网易依然不承认他的身份。

多益网络与网易之间的维权战持续了一年,成为了当时备受关注的焦点事件。期间徐波爆料出相当多的《梦幻西游》内幕,除了爆料《梦幻西游》并非原创,而是脱胎于早期的《仙侣奇缘》外,也指责网易对于状告侵权一事上,存在着夸大事实不负责任的言论。徐波这个人,应该算的上第一个敢和网易正面对“撕”的人。

其四,国内的游戏知识产权维护案中还有哪些比较具备代表意义?

对于游戏的知识产权之争,可以分为单机和网游两个方面看待。

对于网游,利益一直是出发点也是最终目的。我将网游的侵权案分为三种类型:

其一是大厂商举报小厂商的强弱悬殊,这类事件不胜枚举,比如最近拳头公司状告《无尽对决》抄袭《英雄联盟》;

其二则是小厂商举报大厂商的血泪之战,最经典的例子就是《自由之战》和《王者荣耀》之争,天生就自带悲壮的味道。

其三是小厂商与小厂商之争,具体可以参照中手游(中国手游)的火影忍者版权维权行动,此事件兴起于泛娱乐布局这一理念之前,还在为了争夺海外的优质IP而头破血流的时候。

在寡头主宰,一超多强的游戏市场,除了两名游戏巨头,其余都是夹缝中求存的小厂商。

而对于单机,尤其是独立游戏来说,关于知识产权是否侵权往往是从道德层面出发,而并非诉诸于法律,因为法不责众。

其十数年来的纠纷错综复杂,难以定论,这里举出曾经详细了解过的两个事实。

其一,奥美电子与它背后的盗版单机——早期最大的单机游戏发行商,主要从事于将国外一系列优秀的游戏引进国内,引进的第一款游戏就是《魔兽争霸2》,顶峰时期年销售收入达到了5千万!要知道整个中国市场彼时只有3亿元左右。

但在国内高手的破解下,这家国内最大的游戏销售中心却被盗版所击垮——甚至在03年的《家园2》国内发行之前,网上就已经提前出现了破解版,售价只要38元。

其二,2016年单机游戏国内最大单机游戏论坛3DM和游民星空之争,论点在于游民星空从3DM上照搬被破解的单机游戏是否正确,而曾任新浪主编,自媒体游讯社的创办者楚云帆曾撰文称这次事件实属贼喊抓贼。

中国的单机游戏,无论是正版还是盗版,本都该为玩家带来快乐,但这份快乐是不是无偿的,却很少有人去关注。

《仙语》侵权案这宗案件,就影响力来说,只不过是网易维权路上阉掉的一条咸鱼,并且像这样的咸鱼还真不少!但是在我们拍手称快的时候,也请做一下最后的思考题吧——扼杀《仙语》这类微创新手游,是否会对国内游戏行业的创新意识造成影响?

温馨提示更多游戏行业数据,产业资讯,热辣八卦,请猛戳http://biz.265g.com/
责任编辑:溪水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更多

相关文章

游戏圈专题

阅读全部

开服排行

265G推荐游戏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