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综合新闻> 乐视大厦讨债者大撤退

乐视大厦讨债者大撤退

来源:AI财经社2017-09-22 15时

来源 / AI财经社(ID:aicjnews)

文 / 庞凌子 韩佩

内容经授权转载发布

“就像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行走,你非常渴望水,渴望雨,一片乌云来了头顶,你满心欢喜,开心至极,但转眼间又被风吹走了,一瞬间又是失望。”

北京姚家园的乐视大厦迎来了久违的平静。

两周前,“驻扎”在乐视的讨债者们开始陆续撤离,与他们一同离开的还有几个月来循环播放着“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高音喇叭。

9月19日,是河南讨债者六筒在北京待的最后一天。前一天,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去乐视楼下静坐,在午休了片刻之后,他透露了要回老家的打算。

“等着不是办法,家里都有好多事情要处理。不能耽误生意,钱要不回来,家里的业务再丢了,赔得更多。”六筒说。

这并不是他往常的态度。一个月前,他给出的是坚定的答案:等。

在六筒离开北京的这一天,有消息称,乐视控股与乐视移动50多家供应商达成债务偿还方案,解决额度超过一亿元。乐视控股还对外透露,供应商们向乐视发来一封集体签名的感谢函,认为乐视在资金危机下仍认真履行“尽责到底”的承诺够担当。

不过,多名此前在乐视大厦讨债的供应商对AI财经社表示,对报道中的债务偿还方案并不了解,至今尚未收到乐视的还款。至于那封感谢函,他们也毫不知情。

“打卡”讨债

9月19日午后,乐视大厦一楼大厅一扫往日喧嚣,显得异常安静,时不时有员工进出大门取快递和外卖,发出轻微的脚步声。

半个月前,这里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大厅被前来讨债的供应商门占领,二十多人躺在各自带来的瑜伽垫上,或交谈或看手机,旁边的喇叭循环播放着他们自己录制的“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口号。

这些来自河南、浙江、上海、四川等地的讨债者们,从6月开始“驻扎”在乐视大厦,他们大多是乐视移动的供应商。去年11月,贾跃亭承认乐视出现资金问题,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乐视开始拖欠供应商款项。

在来京讨债前,他们尝试过与乐视沟通,但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无奈之下只好“上门要钱”。

这些供应商们在乐视大厦楼下“驻扎”了3个月,这段时间,他们如同乐视的员工一样,按时“上下班”。每天早上从旁边的快捷酒店步行到乐视大厦,铺开瑜伽垫,打开喇叭开始“讨债”,但一天下来,除了抽烟、聊天玩手机以外,也几乎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此前驻扎在乐视大厦的讨债人 @视觉中国

偶尔也会发生一些冲突。一个炎热的下午,两名乐视员工经过大厅时,因为嫌喇叭里发出的“乐视还钱”声音太吵把开关关掉了,这个动作瞬间激怒了供应商们,几个人从瑜伽垫上一跃而起,大吼“你凭什么关喇叭?”,指着对方骂了几句,那名乐视员工忿忿地怼了两句之后坐上了电梯。

大部分乐视员工显然已经习惯了吵闹,有些员工在经过大厅时会用双手堵住耳朵。

7月乐视召开股东大会,供应商们把讨债现场从乐视大厦搬到了会议酒店,保安拉起警戒线把他们挡在门口,但仍阻止不了他们高喊“乐视还钱”的口号,新入主乐视的孙宏斌会后说,“我们这次股东大会就像地下党。”

然而抗议,沟通都没有实质性的结果,一些供应商开始考虑离开。

“再见了北京

9月16日晚,四川的讨债者老苏在朋友圈更新了“再见了北京”的状态。

老苏是这里的网红之一,因为他的故事足够典型,也接受媒体采访够多——他是这21家供应商中,被欠款最多的。截至8月份,乐视仍欠他近500万。

他不是最早走的,也不是最后一个走的,但他走得有些无奈。据六筒和另一名供应商老傅透露,大约两周前,有关部门派人过来过几次,大意是不要聚众闹事。此后开始有人暂时性撤退,一周前,21家企业仅剩下了7人左右,上周五是正式性的撤退,包括老苏在内的一些讨债者返程回家,而六筒和老傅则休息、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事实上,在8月底,留在乐视楼下守候的人就开始减少。六筒称,他们分了几拨来“镇守”这里。

乐视大厦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AI财经社,讨债的供应商们在上周五就已经将东西全部撤走了。

在离开的前一晚上,六筒和他的同伴们去北京的后海旁遛了遛,直至凌晨。老苏在9月16日晚上离开时发了那条“再见了北京”的朋友圈,往前翻,他已经删除了此前所有的朋友圈,包括那些和乐视相关的,以及老苏老傅六筒等人在天安门的那张合影。

9月19日 供应商已撤离乐视 图:AI财经社

说不准是什么时候他们开始产生撤退的想法。或许是在一次次得到乐视否定的答案后,或许是看到乐视移动换帅、贾跃亭归期无望之后,又或许是从每个等待的午休中醒来后的空虚感击败了他们。

“那能怎么办,耗着也没啥意义了。”对于要钱,六筒似乎已经不报希望,“他们现在穷的饭都不给我们定了。”

有些人可能早已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解决。21家讨债的供应商选出来的另一个代表——媒体负责人涛涛,则从8月初开始,就因回家结婚,再也没来过这个地方。

但六筒说出这番话的前两天,刚刚有人发出和贾跃亭在香港的合影。他看到后只是淡定了说了句,“又回来了呀。”

9月15日贾跃亭现身香港 图:知名媒体人安替微博

再早一些时候,8月末乐视移动CEO阿木离职,老苏对AI财经社表示,办发布会的时候可能快到了。

老苏和同伴们之前一直想开场发布会,在讨债快要结束的时候——“不管成功或者失败”。老苏说想把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所发生的一些,把自己的经历分享给更多在家乡创业的年轻人。

但最终,老苏还是悄悄地离开了北京。

谁收到了债务偿还方案?

北京本地的乐视移动供应商刘明(化名),是9月19日上午在新闻中看到有关一亿元债务解决方案的。“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刘明对AI财经社说,看到消息后,他找到之前乐视给的对接人座机号码,打过去是空号。

与驻扎在这里的讨债团不同,刘明只是时不时过来看看情况。

对债务解决方案同样不知情的,还有老苏六筒涛涛和老傅,他们对AI财经社表示,至今没有收到乐视的还款。

除债务解决方案外,乐视控股今天还向外透露,50多家供应商向乐视发来一封集体签名的感谢函,认为贾跃亭、乐视控股在资金危机下仍认真履行“尽责到底”的承诺够担当,并寄语乐视能迈过难关。但几名供应商对AI财经社表示自己不清楚“感谢函”内容,更没有签字。

乐视控股对外透露的感谢函。图片来源于腾讯科技

乐视方面目前并没有公布债务解决方案的细节,AI财经社多次致电乐视控股相关负责人,对方均未接听。

有意思的是,就在供应商们全部撤出乐视大厦的上周五,赴美造车的贾跃亭出现在了香港一家茶餐厅。这是他7月中旬离境以来第一次露面,乐视控股相关人士对外透露,贾跃亭此次在香港主要是为了解决乐视非上市体系债务问题,同时为汽车业务融资与投资人谈判。

另外根据《证券时报》的报道,有消息人士透露,“贾跃亭正在筹谋另外一件事,或很快迎来好消息。”

在这个“好消息”到来之前,乐视先面对的是一则坏消息,这则坏消息同样因乐视移动而起。

9月初,乐视控股和乐视移动因拖欠供货商货款逾1亿元未给付,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成为“老赖”的原因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乐视控股回应称,公司在加快处理可变现资产,解决债务问题。

现在,不管贾跃亭是否融到了资金,公司债务解决得如何,乐视的员工们至少不用听到刺耳的“乐视还钱!”口号了,乐视大厦恢复了平静。

但这也许只是暂时的,有供应商告诉AI财经社,等过一段时间看看情况再来。

“这几十天真的是经历了很多心情的变化,此起彼伏。每次乐视一有好的消息出现就会以为我们有希望了,但最后又是失望。”老苏曾向AI财经社举了一个例子:就像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行走,你非常渴望水,渴望雨,一片乌云来了头顶,你满心欢喜,开心至极,但转眼间又被风吹走了,一瞬间又是失望。

温馨提示更多游戏行业数据,产业资讯,热辣八卦,请猛戳http://biz.265g.com/
责任编辑:溪水

相关文章

小编推荐

更多

相关文章

游戏圈专题

阅读全部
265G推荐游戏隐藏